第一章 许威

白花花的病床上有一张枯老的面容。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尽管还没有五十岁,可给人的却是说是六十岁都不会奇怪的感觉。这是许威的父亲许平,一个将他这个孤儿含辛茹苦带大成人的环卫工人。

躺在病床上的许平却在不停做着许威的思想工作,他已经是中晚期的胃癌了,而且医院下达了最后的通牒。他这样交不起手术费又赖在紧缺的床位上的人,最多也就还能呆一个礼拜了。

“威儿,不用管我了,你现在也读上了大学,还在外面勤工俭学的。这三年非但一分钱都没问我拿过还贴过我这老头子不少。唉,是我不争气啊。你这孩子这么出息。我……我这身体为什么这么没用呢!”许平身体激烈的喘息着,难以平复激动的心绪。

许威很清楚,老头子的胃一直都不好,那是从他有记忆开始就有的印象。

许平经常不吃饭,或者去饭店讨剩饭回来吃。跟许平一起上班的人本身都是生活的很清苦的编外环卫工人,而许平是他们中最清苦的一个。因为他还要一个人养一个孩子。这不仅仅是多一张嘴那么简单。

尽管许平过着如此寒苛的生活,但是对于许威他却从来没有含糊过。学杂费从来没有少过许威的,甚至学校收取的周末提优补习费许平都没有少交过一次。

许威自打记事起只哭过两次。

一次是小学时,许威无意识提到同学都喝牛奶长身体,老许居然第二天早上像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了一袋鲜牛奶。可能是老许没有料到,才小学四年级的许威已经懂事得比许平所以为的多得多。

许威当即平生第一次有意识的嚎啕大哭了。然后许平也哭了。最后许平好说歹说了半天,保证以后再也不浪费钱买牛奶了,许威才停止了哭泣。

而许威的第二次哭则是在高中,许威偷偷半夜出去打工被许平发现。这是许平第一次打许威。是的,结局还是都哭了。但这一次妥协的是许威。他保证不会在高中里继续打工。

也从那时候许威默默下定决心,赶快长大考取大学。勤工俭学,大学绝不再用许平一分钱,将来一定找最好的工作,让许平过上最幸福的生活了。

可是许平还是提前倒下了,尽管他已经不用再负担许威的生活了;尽管许威相当有出息的考上了江南最好的大学;尽管许甚至至每个月还会贴钱给他,而且许威明年就能毕业了……尽管……但是积劳成疾,许平的身体早已垮掉了。中晚期的胃癌在讨要那一次次不吃饭、吃馊菜的利息。

许威也很清楚,许平的身体是他拖垮的。而此刻他生平第三次眼眶湿润了:

“老头子,说什么胡话,你没读过什么书,别乱想。这病只是费钱。……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只要做手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钱……”许威擦了擦眼泪“钱,我来想办法。我大学认识很多人,路子比以前广很多。有的家里很有钱。这些医药费我去借!”

许威说完不管许平的拉扯,马上冲出了病房,背对病房门又停了下来头也不敢回地又喊了一句:“等我!”眼泪又是不受控制得冲出了眼眶。

许威不敢回头怕许平看到。可是他也不想想哪一次他哭的时候许平没有哭呢?病房里许平也流着复杂得泪水。

冲出了医院,许威飞奔的方向是许平的廉租房。因为他想起了最近无意中听说的几十年前的小人书、旧书最近有卖到几千的传闻。

在许平带许威长大的大院里以前住着好几户人家,其中有个叫沈玄的人家里收录了很多老书,或者说那个怪人家里只有书。说是用书糊墙都不为过。那人也很神秘,深居简出的,后来某一天他突然人间蒸发了。

沈玄也没什么子女朋友。后来他那间房被人清空,那时候书都被人扔了。那时许威还小,许平帮许威捡过一堆回来准备给许威看。

现在许威想到的第一个办法就是去看看这些老书能不能卖钱。至于许威为什么第一时间没有像他跟许平所说的去找同学借钱。

很简单,交情太浅。许威是认识不少人,但是除了学业他就是想着赚钱改善许平的条件,所以没有太多的心力和时间与人交际。聚餐、ktv、看电影什么的,尽管舍友也再三邀请过。可是碍于打工赚钱的原因也很少能去。现在莫名其妙的去开口,这对于从小就自尊自强自立的许威显然是他的下下之选,在此之前,他会先想尽办法凑够能凑的。然后才会去求人。

许威生平到现在虽然还从来没求过人,但是为了许平,纵使是膝下有黄金的他却自信到时候能轻易为了许平下跪。

打开许平家狭小的廉租房的大门,一室一厅一卫的简单布局。许威小学到高中都一直住在这里。从因影响市容被拆除的大院搬过来也已经过了十五年了。

许威看着这充满了他和许平生活点点滴滴的狭小空间,不禁微微产生一点伤感。他飞速的打开壁柜,在翻箱倒柜了一阵子后,在柜子的深处翻出了旧报纸包着的一堆书。轻手轻脚地打开了报纸翻出来了几本书。

许威记得小时候看过几本纸张泛黄的老旧小人书。还有几本写着文言文的很古老的旧书,当时看不懂也没认真翻。本来准备长大看,可谁知许威一直忙于家务学业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看了。

“感觉确实有些年岁了。”许威自言自语道。随手拿起其中一本,轻轻拍了拍书上的灰尘。感受着其上的历史感,“是本线装书!”

许威有点兴奋的自言自语:“那个沈玄消失都有二十年了,那时我才两三岁吧,那时候就是古书了。怕不是民国以前的。保存的也还不错,看看里面有没有残页,这至少也能卖好几百吧。”

一想到又可以帮许平无底洞般的医药费填上那么点,尽管带着苦涩,许威还是笑了起来。

许威拿起了旧书中最大最厚的那本,慢慢打开,蹑手蹑脚的快速翻阅着,寻找是否有残页。

一张明显破旧的碎页夹在其中被翻过,然而许威却已经反应了过来,心里砰砰直跳,边忐忑地自言自语边翻回去:“但愿是我看错了!但愿是我看错了!但愿是我看错了!”

翻回去的瞬间许威长长吐了口气。很明显纸张不一样,这张破纸并不属于这本书,这只是夹在其中的。许威投眼望向纸张内容,紧接着不禁不停揉眼睛重看。

纸上有字在跳动。像是印刷体。可是那种文字许威却完全不认得。像是象形文字却不像中国古代的,更有点古埃及的味道,但也不对。

但是令许威震惊的不是看不懂上面的字,而是纸张就像投影屏,上面的内容在不断变化。

很快,也就在愣神的瞬间许威感觉纸上已经变化了三种不同的文字了。对许威来说,这三种文字,除了他都完全看不懂外,就毫无共同点了。

第一种明显是象形文,第二种感觉是像英语一样纯表意的蝌蚪文,第三种是一些奇怪的符号上面标注了几个拼音一样的奇怪字母。

纸张还在变化,处于懵逼状态的许威手情不自禁的摸向了这张破制片。

就在许威拿起夹在书中的残破旧纸的瞬间。书页中千百的文字开始变化成奇异的图案。

许威感觉自己的意识灵魂在从自己的身体中被抽离,他想放开这张可怕的纸,然而紧接着而来的是更大的恐惧,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在恐惧还来不及进一步被发酵的时候,许威感觉视线被扭曲了,他的身体好像二次元人物一样被拉成了线条,自手臂开始被纸页上的图案吞噬同化变成了纸上的一个点。

空间继续扭曲,许威,已经失去了方向感,早已失去身体感知的他意识也渐渐的走向了黑暗。

许威从房间中消失了。狭小的房间中壁柜的大门开着,地上散着报纸,报纸上有几本旧书。其中一本最大最厚的书打开着。然而换个路人在这里看到的也就如此,并没有什么残页……

在一个清澈的小水塘里倒映着三颗月亮。突然一只黑色的靴子踩破了水塘。

“最新一批的崽子们现在什么情况了?”

说话的是一张狰狞凶戾的脸庞,同他漆黑的靴子一般乌黑的,是他那似风衣,却又好似披风的奇怪外衣。

随着一阵大风,这件怪袍子被隐隐吹开,隐约露出了一点他的身形。他没有左手,或者说左手自肩而断了。这更是增添了这个男子的凶刹之气。

“大酋长,您这次选的位置过于凶险了。死亡率远远超过了历年。已经十不足一了。您看是不是可以提前……”凶戾男子身边一个鬓角花白的老者开口回答。

“白头佬。我们是狮鹫的后裔,龙鹰的子孙!它们就是把下一代扔下悬崖,来教会子女飞翔的。要么腾飞,要么摔死,大自然没有仁慈。

现在对他们宽容,就是对以后他们的残忍,是对部族的不负责任。与其苟活着,以后被奴役,而活的生不如死,或许此刻的死亡才是对他们最大的仁慈。

况且这一届的好苗子之多堪称百年难遇,是部族大兴之兆。要是还送到以前那些不温不火的地方试炼,堪称暴殄天物。龙鹰在上都不会宽容我的!难道你们没有感觉到要变天了吗?”

凶戾的大酋长边说边看向了东南方向的夜空:“我隐约有预感,那里,今晚,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上一批的小崽子们也该放出去操练一下了,让他们去曾经沈玄之祸的地界去看看。”

“是!大酋长!”周围所有的人全部半跪行礼。

而同样在三轮明月下,一座有如仙宫的神殿中。一尊好似庙宇神像的声影砰的一下睁开眼睛。只见他剑眉星目,眼眉略泛金色,瞳仁却是血红色。他张开眼睛哈哈大笑起来:

“回来了吗?回来了嘛!哈哈哈沈玄之祸的余孽吗?但愿他把那个也带回来了!”

在一个有如地宫般的乌黑环境里,坐着两个黑白两色衣服的老人。他们身前放着一个棋盘。零星的落了几颗棋子。然而二人却没有在弈棋。好似只是坐在棋坛前发呆。

突然白衣老者猛然往棋局里拍下一颗棋子。

黑衣老者同时开口:“都到这时候了才入场,这还有什么意义吗?”

“然而不失为一颗妙棋。他会起到什么作用,搅起什么样的风雨谁又可知呢?”白衣老者笑答道。接着时间又好像停止一样了。两人包括棋盘又一动不动的凝固了。

……

就在许威带着神秘残页消失,另一个世界无数人物或有所查,或浑不在意一般。许威原来的世界里也在当晚同样发生着无数大事。

在德国慕尼黑,一座隶属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大厦地下设施里发生着一段对话。

“boss,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那里的书页情报很难掌握。毕竟是21个国家的力量。还有他们到底隐藏了多少我们不知道的力量,或者说他们对异世界的力量到底掌握了多少实在不好说啊。

属下觉得隐藏我们才是重中之重,正面为敌是不智的。现在唯一确定的是量子对撞机里一定有书页以外,其余书页的最大的可能性还是在以色列。当然这也可能是对外的烟雾弹。还需要boss您亲自定夺。”

“嗯,辛苦你了,红桃k。cern那里确实可以先放一放。确定了位置也不方便动手。况且在现在的局势下,大家都在盯着他们呢。我们没必要去做出头鸟。倒是我让你留心的16年前得到的书页的出处有什么好消息了吗?”

“boss,我顺着线索查到了亚洲。在梅花j的帮助下查清好像是从天朝的江南省流出的,更细的需要进一步加派人手。

毕竟您知道我的势力不方便查那里。现在隐约有猜测是从旧书市场里流出来的。我也悄悄开始找代言人高价收购旧书了。”

“红桃k,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已经有点操之过急了!不要那么争功,这事我会转交黑桃k,但是有什么结果的话,你依然是首功。你应该更早向我汇报的。天朝的水可不像你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它深得很!要是你收购旧书引起什么有心人的注意就反而不美了。”

“是的,boss!保证下不为例。”

……

或许原本的许威只是那么微不足道的一个孤儿,但命运现在却跟他开起了玩笑。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引线,成为一个可以引爆两个甚至更多世界的导火索。
第一章 许威
我有一个小目标,先抢他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