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韩冰的心事

“谁?”

我正看那照片看得有些入迷时,韩冰似发觉房间进入了一个人,历声道,同时也转过身子,犀利的双眸直射向我。x23us.com

“千云?”

我正要躲避,可是,已经无路可逃了,韩冰也看到了我的身影,也及时的叫出了我的名字。

她站直了身子,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眼里带着疑惑,问道:“千云,这大半夜的,你怎么突然到我房间来了,你不睡觉吗?”

面对韩冰突然发现了我,并且还问向了我,一时之间,我有点束手无策。

我也只能尴尬的笑道:“妈,没什么,我只是看到这房间灯亮着的,我就进来看看,没想到妈你还没有睡觉。”

说完这话,我这才知道我的脸皮是有多么的厚,别人房间里关着灯,关我什么事?

这借口实在是找得太烂了。

可下一步,我眼尖,突然看到韩冰把她刚刚对着那张发呆的照片藏了起来,她还笑着说:“原来是这样,我只是睡不着,想起来活动活动。”

她或许觉得这室内有一丝冷,所以说完这话,就拿了一件衣服就把它披在了背上,坐在了椅子上,对着窗外发着呆。

她见我还没有离开,就说:“千云,现在天色不早了,长安还在房间里等着你,你就快点回去吧。”

面对韩冰的逐客令,我本想听着她的话离开的,可是,我的脚步却动不了,我就站立在原位,双眼紧紧的注视着那一抹背影。

不知怎么的,虽以前韩冰对我嚣张跋扈,可现在我看到的是她的背影居然透露出一丝单薄,我有一丝的不忍。

“妈……”

我小声的喊了一句,但还是被她听到了,她说:“怎么了?”

我再也不顾心中疑虑,就问出了我刚刚看到的那一切,“妈,你刚刚一直在看的那张照片,可以给我看一下?”

果真,我这话一出,她就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不可置信的语气问着我,“你都看到了?”

我点了点头,算是默认,并把这几天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妈,前几天我和长安去拍婚纱照的时候,我就看到你眼里也是很是去的希望,后来,在你看到我和长安拍的婚纱照片时,你脸上又有一丝忧虑,然后今天又看到你一个人偷偷的在房间里偷看着照片,并且还留着泪,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有什么心事,是我们不知道的。”

我一口气就把心中要说出的话都说了出来,并且,还用纸巾轻轻的擦拭着她脸上的眼泪,并且还说:“妈,既然我们是一家人了,那么,你就告诉我好不好,我也能为你开解开解,我不想因为一些不好的东西,来影响你的情绪,毕竟,我们今后的日子,还那么的长。”

“千云……”

在我说完这句话,韩冰再也忍受不了心中的痛,就扑在了我的怀里哭了起来。

以前,韩冰总是刁难我,我就觉得她一定尖锐不催,可现在,好像又有一点不一样了,毕竟,再强的一个人,也都有弱点。

或许,这照片就是韩冰的弱点,而我的弱点就是傅长安和三个孩子们。

韩冰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情绪也稍微平静了一些,才跟我缓缓到来,并且,把她刚刚藏的照片,拿给了我看。

我仔细的端详着那照片看了起来,太熟悉了,因为,这是一家三口的照片,孩子还只是婴儿那般大小,孩子的父母也把他抱在正中间的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虽然那中年男子看着有点面生,但面前的这个女子,我不得不认识,这不就是韩冰她自己吗?

再看到他们在照片中亲密的样子,我大胆的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妈,这照片的人是你?孩子是傅长安,而那男的,是你的老公傅叔叔。”

这一刻,我终于把心中想要说出来的话都说出来了,这实在是太震惊了。

听说,在傅长安还不到一岁时,他的父亲就因为车祸去世了,有人说那就是一场交通事故,但也有人说那是仇家筹划的,可不管是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人们已不愿意在提起这事了。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事,妻子思念自己的丈夫,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可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韩冰在看到我和傅长安的婚纱照,会伤心难过?

我心中疑惑,但还是把我心中的想法都跟她说了。

可在我问出的那一刻,韩冰的脸色变得有一丝的难看,沉默着,似不愿意回答我这样的问题。

见到此场景,我就知道或许我刚刚问得太急了,并没有考虑到别人的感情,我就歉意的对她道歉道:“妈,不好意思,这些都是你的心事,我不应该问的。”

说着,我就低下了头,脸色也跟着室内压抑制的气氛而有些忧伤。

“妈,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也早点睡,熬夜对身体不好。”

说着,我就是起身起来。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却被韩冰叫住了,“千云,我还是把心中的事,跟你说了吧。”

眼看着就要踏出房门的脚步,我瞬间就停了下来,转身,幽深的双眸紧盯向了她。

见她点了点头,我才重新回到我刚刚坐的地方,听着她一一向我道来。

“在长安的父亲傅宏光还没有离开人世之前,我和他非常的相爱,虽然现在傅家已非常的有钱,但当时的傅家,还在打拼中,所以我们都还用得非常的节约,后来,宏光向我求婚,虽然婚礼上很是简单,但是我很是幸福,至少嫁给了自己爱的人,婚礼当天,他还跟我说,等家里稳定了,他会再送我一枚贵重的戒指,算是弥补我这些年陪伴在他身边打拼,并且还说要和我拍婚纱照,因为当时结婚时,有些条件上根本就不允许,没想到,在我生下长安没多久,他就出车祸走了,就这样,我就把这个念想一直埋在心中多年……”

说着说着,眼泪就不自觉的从她眼眶里流了出来,瞬间就泪流满脸,很是楚楚可怜,让人见了心生怜悯。

渐渐的,我就把伤心正在哭泣的人儿,慢慢抱进了自己的怀中,并且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肩膀,算作安慰。

而后,又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一直不停的重复着这几个字,因为除了这几个字,我也不知道该用词汇去安慰了,毕竟,我不会安慰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也黑,但窗外的月色也渐渐的变得明亮了起来,照亮人的心灵。

或许是大哭了一场,把心中一直压抑许久的心情都通过眼泪发泄了出来,韩冰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脸色也好了许多。

“好了,我现在没事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就早点回去休息吧,不然长安该等急了。”韩冰沙哑的声音对我下达了逐客令。

我再次确认韩冰真的没什么事了,才点了点头,准备离去。

“妈,早点休息。”

我出去后,把房门关了,并没有立马离去,而就是站立在门口,双眼紧盯着门口,想多留意一下室内还会有什么动静。

因为,我怕她还在记这伤心的过往,怕她趁我离开的时候,再次想起那些过往,又哭了起来。

不过一切都还好,我在这门口站了一刻钟,都没有听到室内有什么动静,多半是睡着了吧?

这样想着,我就回房了。

只不过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我还没到达门口时,我的前方有个身影,还有一些高大,当下,我就睁大了眼睛,当看到那张面孔时,我就叫了出来。

“长安?”

说着,我就连忙小跑了上去,确定是他后,又说:“你怎么在这里呢?”

可他的脸色却有一丝不悦,问我这么晚了去妈房间做什么?感冒了怎么办?

他语中虽然带着一丝责骂的语气,但更多的是对我的关心,因他拿了一件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

我拉紧了披在我背上的外套,是傅长安的衣服,因此上面还有一股熟悉的味道在我鼻间缠绕。

傅长安见我没有回答他,就把我禁锢在了他的怀抱中,再次问我,“说,你刚刚为什么会在妈的房间里?”

看着他紧皱的眉头,我就用手帮他抚平,让他不要皱眉头,这样就不好看了。

可他的脸色还是依旧难看,我只好说:“我刚刚也只是看到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我就想跟她聊聊天,现在,妈已经睡着了。”

说着,我就用目光看向了我刚刚从那房间里出来的门,深情的望了好几眼。

正因为我这藏不住心事,瞬间被他看出我不是单单跟他妈只随意说了几句。

见瞒不住他了,我就沉默几秒,说:“妈没有一张婚纱照,我想等我们结婚后,为她拍几张婚纱照。”

这下,傅长安眉头皱得更加厉害,问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只好如实交代,把韩冰刚刚跟我说的都告诉了他,并且,想为韩冰拍一组婚纱照,虽然没有她的老公在身旁,但至少也完成了一半的希望。
第136章 韩冰的心事
作茧自缚:总裁请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