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地陷(下)

万妖教主大惊失色,忙道:玉儿,你干甚么?我是师傅呀!快收了刀子,快收了刀子!举步又要上前。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却见竹玉娘手中小刀又是一紧,吓得她连忙停步。

李赤瞳心中大奇,猜不透她二人究竟是何关系?是师徒?还是仇敌?又思忖自己是不是趁此机会,设法弄到那颗宝珠?那竹玉娘呢?是不是一并救下?

便在他举棋不定之际,猛听树林中脚步声响,有人欢声大叫道:大伙快来,在这里啦,在这里啦。但见黑影晃动,几名黑衣汉子自林中闯出。

这几人来到林外,突然瞧见万妖教主,均是一愣,同声叫道:教……教主!

万妖教主脸色一变,尖声怒道:谁叫你们来这里多事!右掌闪电般挥出。但听得噗噗数声闷响,那几名黑衣汉子先后仰天而倒,却是连哼也没哼一声,便已身首异处。

便在此时,又听得一个男子拍掌,冷笑道:嘿嘿,教主你索爱无获,也只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又何须杀他们几人泻愤呢!话音未落,树丛中窜出一个黑影,青光闪动,一人站在竹玉娘与万妖教主身前,手持长剑,正是那玉面神君白泽琰。

李赤瞳知道自己决然不是这二人的对手,不过看情形他们之间自有矛盾,当下便屏气慑息,静观其变。

万妖教主闻言更是大怒,厉喝道:我想杀便杀,何时轮到你来啰唆。既然你为他们叫屈,不如陪着一并上路吧!反手又是一掌击出。玉面神君哈哈一笑,往旁一闪。

但听喀喀喀几声连响,劲风到处,石屑纷扬,一株大树拦腰而折,半截树干腾空飞起,撞中一旁的树木,又是哗哗一阵乱响。

这时又有十几名黑衣大汉从林内闪出,瞧见这等情形,俱都愣住。

玉面神君左手抚胸,假作受伤,又指了指地上的几具死尸,颤声道:大伙别上前,教主她……她疯了。众人一阵骚乱,急忙四下散开。

玉面神君咳嗽几下,又道:教主,大伙知道玉娘是你徒弟,但她杀害教中兄弟,罪责难逃,你如此回护,却也于事无补啊。教众听他说得在理,纷纷点头,又转目瞧向万妖教主,听她有何话讲。

万妖教主皱了皱眉,冷笑道:几个小喽罗死了也就死了,又打甚么紧,倘若没有了小玉,我可活不了。

此言一出,众人登时大哗,纷纷鼓噪起来。

玉面神君举手一挥,止住喧嚷,沉声道:如此说来,教主你真的为了这个贱人,跟我们全体兄弟动手了?!

万妖教主格格一笑,淡淡的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告诉你,有我在,谁也不能动小玉!

玉面神君狠狠盯着万妖教主,脸上神情一时凝重,一时狠毒,呆立半晌后,终于叹了口气,手中缓缓举起一面黑布小旗。

那旗上绣了对伸长舌头的黑白无常鬼,一展动处,二鬼随风摇曳,栩栩如生,显得诡异莫名。

玉面神君举旗说道:无常法旗驾到,众弟子恭听旗令!一众黑衣汉子躬身说道:属下谨奉令旨。玉面神君朗声又道:奉万仙教长老会密令:竹玉娘杀害教中兄弟,同于叛教,当受千刀万剐之刑。若有妄加阻遏者,一视同罪,立斩不赦!

万妖教众面面相觑,惊诧不已。玉面神君见无人答话,怒喝道:尔等大胆,是想要抗旨吗?!众人这才警醒,连忙齐声应是:属下谨奉法旨,奋勇克敌,万死不辞。

李赤瞳思忖:等他们斗到紧要时,我便出*夺宝珠。瞥了竹玉娘一眼,见她手握小刀,神情凄楚,心中不免一荡,暗道:她若不是邪教中人,该有多好。

心中正想,却听万妖教主哈哈一笑,傲然道:单凭这些货色,便想取我性命,白泽琰你未免太小觑我了。

话音未落,却听一个粗嗓门之人在林内哈哈大笑,道:秦教主乃女中豪杰,玄功通微,天下谁人敢小瞧于您呀。但听叮当一阵乱响,一名胖大和尚,手提一根粗大镔铁禅杖,缓步出林。

李赤瞳瞧见来人,心中猛地一震,差些叫出声来:无心大师?!幸好立时硬生生的缩住,心中奇怪:他怎么会在此处?隐隐感到有些不妙。

万妖教主先是一愣,等看清了来人,不由嗤鼻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秃驴。哼,我神教之事,你们黄泉宗也敢插手吗?

黄泉宗!!李赤瞳心头又是一颤。

无心和尚咧嘴笑道:洒家本事不济,又怎敢插手贵教之事。只不过碰巧路过,听得这边吵闹,顺道过来瞧瞧热闹罢了。

万妖教主不屑道:哦,想瞧热闹那还不容易,我弄些热闹出来,叫你瞧个够本!说着便要动手。

无心和尚急道:教主稍等,洒家还有……

万妖教主哪里还容他说话,身形晃动,一掌猛拍过来。

无心和尚大吃一惊,闪身避过锋锐,跃在玉面神君身旁,跟着向草丛内放声喊道:李赤瞳,李赤瞳,我知道你躲在野草丛里。洒家弄了些好东西,想让你瞧瞧。你快快现身……快快现身。又转头喝道:你们是死人啊,快把那俩个给洒家带出来!

一言未毕,林中又走出两名黑衣汉子,手中各自提着一人,却是风无双与阴蚂蚁。

李赤瞳只觉耳中嗡的一声大响,刹那间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万妖教主忽然仰天大笑,道:居然又弄来了两个小不点,莫非他二人也是不出世的高人不成?哈哈,你们是想逗我笑啊?还是想死的轻松点?哈哈,哈哈!

她正自纵声大笑,笑声忽尔中止。但见不远处的长草间,缓缓站起一名身着灰袍的独目少年。万妖教主目光一紧,心中吃惊不小:这独眼小子何时来的?我怎么不知道。他是甚么人?

师弟、师妹陷落敌手,暗中行事之举已不可行,眼前之事是尽力一战,还是坐以待毙?

李赤瞳心念电转,霎时之间千万个主意掠过心头,但却无一计能让无双二人去危就安,不由心中惨然,悔恨交加:我若能早些发现身中妖僧圈套,现下又怎会害了无双和蚂蚁他们。

玉面神君远远打量了李赤瞳几眼,向无心和尚低声道:这便是那独眼小子么?你说他诡计多端,必定藏在左近,还真被你这和尚说中了。不过看他模样,也不像甚么厉害角色?他到底行不行?无心和尚微微一笑,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却见李赤瞳远远的拱手行礼,道:说到诡计多端,小子怎能与无心大师相比。

玉面神君一凛,暗道:这小子居然能听到我讲话,果真有些道行。

呜~呜~

风无双、阴蚂蚁瞧见师哥,心神激荡,但显是身上穴道受制,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惟有瞪大了双目,紧紧盯着师兄,口中呼呼作响。

李赤瞳冲二人点了点头,以示安慰,眼光又在无心和尚、玉面神君脸上冷冷一扫,刚要开口。却听无心和尚传音入耳:小子,说话要当心,洒家若是听得半句错话,明年今日便是你师妹、师弟的忌日。李赤瞳不明其意,只好住口不语。

无心和尚心怀鬼胎,出言警告后,见他不语,这才放下心来,抬手搔了搔光头,说道:对啦,还有位老朋友,也一并见见吧。说着仰头打了声呼哨,叫道:精精儿,下来会会老朋友!一言甫毕,蓦地里绿影晃动,那只刍灵小鬼已稳稳站在了和尚肩头。

原来这妖僧才是那役使小鬼之人。李赤瞳恍然而悟,但转念间疑云又生:他既密谋害我,那时趁我不备,暗中下手便可,为何还要将我引入阴雾山庄,惹出这许多事来?

却不知无心和尚最早谋画之时,也未曾料到会有今天这种局面。那晚他役鬼勾魂,被人梗阻,怨恨之情,自不必提。本要杀人泄愤,却发觉李赤瞳功夫高强,自己远非其敌,只好贼喊捉贼,行使借刀杀人之计,设法将这独眼小鬼骗入了阴雾山庄。

无心和尚自忖妙计得授,李赤瞳必定有去无回,不免洋洋自得,哪知有人暗中出手,不但火烧山庄,引得万妖教大乱,更将他击成重伤,险些丧命。而这时那刍灵小鬼――精精儿又送来惊人讯息,李赤瞳竟然身怀一颗楚王秘藏珠。

多年来无心和尚奉师门之命,一直在此地找寻一件宝物,万般探访之下,才知悉那件宝物被人敛藏在楚王秘藏内。而那对楚王秘藏珠,便是寻获秘藏的唯一线索。

宝珠陡然现世,无心和尚又惊又喜,当下一计未成又施一计,不但带回了陈家小儿的魂魄,更借伤博得信任,暂留在李赤瞳身旁,虎视眈眈,伺机杀人夺珠。

只是他每次打算虽妙,老天爷却似乎总不眷顾,这一回更因竹玉娘突然现身,事情急转直下,李赤瞳这独眼小鬼竟在半路上突然跑了。

连番用计之下,却一无所获,无心和尚终于恼羞成怒,他擒下二小,以作人质,而后连夜追赶,但李赤瞳二人离开已久,所走的又是荒野密林,哪里还能找得见踪影。偏偏事有凑巧,却让他在半路上撞见了玉面神君。

无心和尚初到滇省之时,深知万仙教不但与黄泉宗有旧,更是雄踞西南,凶名赫赫的邪派,自己在此行事,必定瞒不过人家耳目,是以曾备礼前往拜见,与玉面神君、万妖教主打过几回交道。

二人不期而遇,各自吃惊不小。无心和尚生怕对方撞破那晚阴雾山庄之事,便谎称自己乃是入山采药,无意中发现李赤瞳四人形迹可疑,本想随后跟踪,瞧个究竟,怎知四人突然分路而走,自己无术分身,惟有先擒下了两个小的,再做打算。

玉面神君虽不尽信其言,但听他提及另两人的样貌,知道那名美貌女子自是竹玉娘无疑。竹玉娘乃上代教主之女,又是本代教主爱徒,突然叛教杀人,自是激起了轩然大波。玉面神君奉令拿人,却在半路追丢了。这时闻得讯息,立即发散人手,直追了三天,方又发现了李赤瞳二人踪迹。而万妖教主知道玉面神君必会趁此机会,制竹玉娘与死地,于是暗中追踪,也在此刻悄然而至。两下里心思各异,一番干戈,终于反目成仇。

李赤瞳寻思:若是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或能将无双二人救下,只是要如何吸引众人心神呢?

心中正想,却听无心和尚又传音过来:要保住小丫头与那结巴小子的性命,便老实些,莫再动甚么其它心思。跟着又朗声说道:我这位小兄弟久仰秦教主威名,一直想与您一较高下,今日机会难得,秦大教主何不指点后辈一二呀。

李赤瞳一怔,但一转念间却已明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微一迟疑,又想:说不得,只好拼死厮杀一场了。一咬牙齿,伸手便向腰间镇魂短棒摸去。

万妖教主瞧见李赤瞳目中精光一闪,知他出手在即,蓦地一声大喝:好小子,这就动手了吗?心想:哼,管这独眼小鬼是甚么来历,是受他们胁迫,还是故意如此。反正他们人多,先施辣手杀掉几个再说。身形晃动,嗤的一声响,抖手挥出一根黑索,径向李赤瞳面门点去。她知眼前这小子不容小觑,是以出手便是杀着。

黑索本是软兵,自以抽扫截盘克敌,万妖教主却另辟蹊径,运索如枪,当真怪异之极。

劲风袭来,犹似利刃割肤。李赤瞳擎棒在手,提聚功力,瞧准黑索来势,嘿的一声大喝,镇魂棒猛击而出。

棒索交击,两股巨力相撞,发出一声大响。

二人乍合倏分。

李赤瞳急退数丈,方卸去敌劲,拿桩站定。

此时万妖教主心中震惊之情,更是无以复加:这小子内力竟然不下与我!!但她桀骜自恃,仅退三步,便硬生生稳住身形,不过胸中气血翻涌,已被震伤。

李赤瞳右臂酸麻难当,忙换手持棒。

却听万妖教主沉声道:你这小鬼果真有些道行,咱们便来瞧瞧你能接得了我几招。话音未落,但见她双目精芒电射,突然暴身而起,却向风无双、阴蚂蚁二人直扑了过去。

奇变陡生,众人惊愕不已。

一愣神间,李赤瞳便即明白,眼见挟持风无双二人的两名黑衣汉子目瞪口呆,忙提聚十成功力,箭矢前冲。那万妖教主多半也没安好心,但既有良机在前,又岂能错过。

此刻无心和尚也知不妙,大吼一声,举杖猛扫。玉面神君也猱身抢上,挺剑疾刺。

二人杖剑齐施,恰有一缕阳光射在那柄宝剑之上,剑光映射,李赤瞳只觉眼前一花,身形不由一缓。

两大高手联手攻来,万妖教主却毫不慌张,咯咯一声娇笑,腰肢轻摆,于间不容发之际闪了开去。无心和尚、玉面神君手中两般兵刃尽皆落空。

万妖教主快如鬼魅,起步、闪躲都只是一瞬之事,眨眼间她已来到风无双二人身前,那两名黑衣大汉却仍在惊愕之中。

眼见万妖教主便要得手,机会转瞬即逝,李赤瞳蓦然心念一动:或许这法子能行。危急关头,也容不得他去细想,忙伸手在怀中掏出一大把黄符,瞧也没瞧,望空便抛,急声念道:天地法灵,除鬼驱魔令!赤阳符,爆~~!

但听一声轻响,几张黄符在空中突然炸裂,发出耀眼强光。

强光刺目,众人纷纷闭眼。李赤瞳念咒之时,便已紧闭双眼。耳听得众人慌声吵嚷,他纵身而起,急向风无双二人所处方向跃去。

他拜剑光映射所赐,脑袋里灵光一闪:倘若众人瞬间视物不见,自己便能行事了。又想起在陈家驱鬼时,画了几张能发光去秽的赤阳符,一直未用,这时一试,果见奇效。

他不发一声,跃至先前记忆之处,双掌在身前舞了个圆圈,猛向两名黑衣大汉站立之处击去。

不料双掌到处,竟是一空,又俯身四下一摸,仍是空空如也,风无双二人却不在此,不由吃了一惊,大声叫道:无双,小蚁!

这时强光渐弱,众人缓缓睁眼,见李赤瞳呆呆站立,一脸惊疑之色。再往他身旁瞧时,却禁不住耸然动容,不少人都惊噫一声。只见万妖教主与那两名黑衣大汉全都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风无双、阴蚂蚁更是不知去向!!

便在众人惊以未定之际,忽听得一人嘎嘎笑道:想不到数年未见,你这小子倒是学会不少鬼画符的玩意,哈哈,哈哈。这人声音铿锵刺耳,似是从地底下钻出来一般。

众人又是一惊,循声瞧去,只见东首一块巨岩上盘膝坐着一只老猿,混身毛色殷红如血,尖嘴削腮,一对猴眼灰扑扑地,却是瞎了。

老猿身旁伏着一只大黄鼠狼,正自环视人众,鼠眼在各人脸上一扫,碧光磷闪,大有轻视不屑之意。

另有二人依石而坐,身不稍移,目不斜视,正是风无双、阴蚂蚁两个。

猿……猿赤邪!!李赤瞳失声惊呼。他一直心存侥幸,以为早将这老妖甩下,如今一见,才知自己颠来倒去,却始终未跳出人家掌心。

猿赤邪飞身下石,哈哈大笑,道:不错,正是老子。指着那只黄鼠狼道:这是我徒弟黄风子,有空你们多亲近亲近。

李赤瞳瞥了黄风子一眼,心下嘀咕:原来我这黄鼠狼恩公,却是老妖一伙。难道它先前救我性命,是这猴妖授意的么?大声道:你要报仇,找我一人便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师弟、师妹与此事无关,你把他们放开,欺负两个孩子算甚么本事。

猿赤邪翻着两只坏眼,冷冷说道:老子被封百年,是你救我脱困,你我之间何来仇怨之说。但你修习荒道经上的功夫,便算是昆仑子的门下,这一加一减,两者已然相抵。不过老子念你恩情,只要你答允助我杀了那昆仑老贼,咱们之间的恩怨便算一笔勾销。顿了顿,又道:你们这趟西来,所为何事,莫以为老子眼盲便不知道,那昆仑子老贼必是藏在这里,是不是?

李赤瞳一听,登时愕然,万没料到这猴妖会说出这一番话来,忖道:那昆仑子老前辈乃是几百年前的人物,哪里还在人世!!这老妖活了这么久,却还念念不忘报仇,脑筋当真死得紧。转念一想:对了,既然人已死了,我何不先答应于它,来个缓兵之计,救下无双二人再说。

心中拿定了主意,正要开口。却见那黄风子忽然蹿起,大尾摆处。

噗噗~~

闷响过后,两名欲擒竹玉娘的黑衣汉子登时身首异处。

猿赤邪怒道:那小姑娘是独眼小子的老婆,谁敢拿她?他妈的,都给我滚开!又向无心和尚骂道:小和尚,上次你运气好,捡回了一条命,这一次你再猜猜,自己还有那么好的运气么?

无心和尚、玉面神君等本想悄悄拿下竹玉娘,取了那颗楚王秘藏珠,这时却已吓得魂飞魄散,纷纷往林内逃去。

猿赤邪转头又问李赤瞳道:喂,喂,你小子到底拿定主意没有?老子可没耐性等你,快说,快说!!

突然间

喀喇喇~~

一声巨响,犹若霹雳,自东南方滚滚而来。

这一声响过,又听得百兽齐吼,狮子、老虎、豹子,豺狼、大象、猿猴、猩猩……一时也分辨不清,跟着蹄声杂沓,千万头野兽从林中奔将出来。

先前逃入林中的一众人狂奔而回,为首的无心和尚满脸惊恐,大叫道:疯了,疯了,百兽都已疯了!!

李赤瞳趁乱纵身而起,径向风无双两个扑去。

陡然间黄影一闪,却是黄风子拦住去路。李赤瞳大怒道:滚开!!连聚十成功力,一拳猛击过去。

那黄风子却不着忙,滴溜溜绕了一个小圈,大尾扫起。

蓬~~

闷响过后,但见李赤瞳张口一喷,一股血箭疾射而出,身子向后跌去,正落在百兽必经之路。

这时群兽已山崩地裂般冲将过来,眼看李赤瞳便要死于非命,却见竹玉娘猛然扑至,搂着他头颈,大声道:咱们一起死吧。

话声未落,大地蓦然一颤。两人只觉脚底一虚,就此人事不知。
第十一章 地陷(下)
荒道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