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祖师

(第三卷快结束鸟!)

嗡~~嗡~~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轻颤忽然传来,李赤瞳一惊而醒。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睁眼时,但见四下里一团漆黑,毫无光亮。阵阵腐臭潮气,涌入鼻端,中人欲吐。

正惊疑间,他又听得嗡嗡几下轻响,方始发觉颤动之源,竟是手中的镇魂棒。

便在此时,眼前蓦然青光闪动,有人失声惊呼:你……你的眼睛?

黑暗中青光异常耀眼,李赤瞳抬手一挡,眯着眼向前瞧去,但见竹玉娘手持青珠,一脸惊愕的看着自己。

眼睛?!李赤瞳一凛,忙霎了霎眼,才知自己失掉了眼罩,闭起左目,苦笑道:对不住,在下这付样子,吓着姑娘了。话刚出口,忽感胸口窒闷,气喘难当,身子一歪,往旁倒去。

竹玉娘又是一声惊呼:小心!!伸手将他拉住,急道:小心,那边是悬崖。说着举起青珠,左右一晃。李赤瞳不由猛吸了一口冷气。原来他二人竟坐在一块三面皆空的巨岩之上。

探头下望,唯见悬崖绝壁,黑雾缭绕,深不可测。举目处也只见峭壁林立,高不见顶。

李赤瞳心惊不已,忽然想到无双二人不知现在何处?会不会也到了这个鬼地方?忙放声呼喊:无双,蚂蚁!!回音在峭壁间往返激荡,久久方绝。

咳咳咳~~咳咳咳~~他这一提气高呼,牵动体内伤势,登时大咳起来。

竹玉娘道:你不必白费力气,这里除了你我,再无旁人。

李赤瞳听了,心下稍安,回头问道:咱们这是在哪儿?我只记得百兽奔过来时,地面似乎颤了几颤。莫非……莫非这是地底?

竹玉娘听他提及适才之事,不觉心头一酸,本想着与他同赴阴曹,一了百了,谁知却掉到了这上不挨天,下不碰地的岩石上来。难道便连寻死,老天爷也不让我如愿么?想到悲伤之处,垂下了头,泪水一点一点的滴在胸口,衣襟上转眼落满了泪痕。

李赤瞳本在四下打量形势,盘算如何离开此地。忽听得身后响起嘤嘤之声,转目见是竹玉娘低声啜泣,顿时慌了手脚,忙道:竹姑娘,你怎么了?

竹玉娘听他柔声相询,心中更是凄苦,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双手捧着脸,低声道:你别来管我,我……我……我不想活啦。

李赤瞳吃了一惊,情知又是为了先前之事,肚中直叫:糟糕,糟糕!口中忙道:使不得,使不得!咱们大难不死,必定是上苍眷顾,这时怎能再有轻生之言。何况你还有父母、亲人在世,难道你要狠心抛下他们不管么?

竹玉娘自幼失怙,从未见过父母,更无兄弟姊妹,这时经他一提,哭得却是更加厉害,抽抽噎噎的道:对啦,我爹娘早在阴世,此时一死,还能与他们在地府中重逢,胜过孤零零一人留在世上受苦。

李赤瞳心里咯噔一下,暗道:糟了,糟了,原来她与我一样,也是孤儿,这下可说错话了。一念及自己身世,神色也是一黯:我还有师傅、师娘疼爱,可看她与万妖教主情形,与其说是师徒,不如说是仇人更为贴切。单凭这一点,我又要比她幸运上许多。一想到此,不觉怜惜之情油然而生,更想起在生死关头,她曾说过要与自己同死,胸口蓦地一热,说道:姑娘放心,只教我李赤瞳有一口气在,便不再让人欺辱与你。

竹玉娘幽幽叹道:你是我甚么人,我受没受人欺辱,又与你有甚么相干?

李赤瞳闻言,涨红了脸,难以答话,停了片刻,忽然大声道:竹姑娘,我诚心诚意,想……想娶你为妻,只盼你别嫌我样子丑怪,配……配不上你。

竹玉娘听了这话,娇躯一颤,当即抓住李赤瞳一只手,急道:你这话不是骗我么?

李赤瞳道:自然不是骗你,男子汉大丈夫,说得出便会做到。等咱们从这里脱困,我向师傅禀明后,咱们便拜堂成亲。

竹玉娘身子一软,倚入他怀中,又握住了他另一只手,颤声道:李郎……郎,这不是在梦中吧。

李赤瞳软玉在怀,只觉自己被一股甜香所围,说不出的舒畅惬意。这时竹玉娘慢慢抬起头来,莹莹珠光映着她满含泪水的双眸,宛如两颗水晶,那两颗水晶中现出了光辉喜意。李赤瞳心中又是一动,再难自持,低头向玉人唇上吻去。

一吻之后,两人各自侧开脸,不敢瞧向对方。竹玉娘一颗心怦怦乱跳,红晕生颊,娇羞无限,喃喃自语道:咱们若是能在此地待上一辈子,却也不错。

李赤瞳笑道:那怎么成,我李赤瞳好不容易有了个漂亮媳妇,怎能不在人前夸耀夸耀。

竹玉娘听他称赞自己貌美,心中欢喜,正嗫嚅着想要开口。却听李赤瞳忽然咦了一声,道:玉娘快瞧,那是甚么?

顺着他所指方向瞧去,但见岩下几丈远的地方,隐隐有道极深的裂隙向下延展。那地方珠光已然不及。竹玉娘凝神瞧了一阵,却总看不真切。

李赤瞳又瞧了瞧四下情势,寻思:上面黑漆漆的不见天日,便算攀了上去,十九也无出路。不如下去看看,若能沿着那条裂隙下到谷底,或能脱困出去。心里拿定了主意,便道:我下去瞧瞧,说不定有路出去。竹玉娘急道:那怎么成,你身上有伤,行动不便,要去也是我。李赤瞳拥她入怀,在她额头轻轻一吻,笑道:这点小伤算不得甚么,你在此安心等待便是。长身而起,沿着峭壁斜坡,手脚着地,一步步向那裂隙处爬去。

眼见李赤瞳慢慢隐没于黑暗之中,竹玉娘突感一阵心悸,只觉眼前这一刻变得好长。这时忽听远处黑暗中传来一声欢呼,随即青光闪动,但见李赤瞳站在一处石台上,手举另一颗楚王秘藏珠,叫道:玉娘,快来,快来!

竹玉娘见他安然无恙,心中大慰,忙沿着斜坡攀援过去。走到近处,李赤瞳道:你瞧,石阶,有石阶!说着向前一指,果见不远处有条斜引向下的石阶。

这里为何会有经过人工修整的石阶?!竹玉娘心感诧异,说道:这石阶古怪得紧,我看咱们还是别过去了。李赤瞳微笑道:就算那是黄泉路,咱们也只有硬着头皮往下走,总不能真的老死在这里罢。竹玉娘还想出言阻止。却已被他拉着向前走去。

当下二人手挽手,举珠拾级而下,走到一百多级时,已转了三个弯,鼻端处飘过的腐臭血腥之气也愈来愈浓。二人放缓脚步,凝神戒备,又下了百余级,已到石阶尽头,前面豁然一阔。

二人高举宝珠,凝目四望,突然间脸色大变。但见珠光所及之处,重重叠叠地横着许多野兽的尸体,虎狼鹿羊,交叠横陈,血肉模糊。

李赤瞳挽着竹玉娘右手,忽觉柔荑不住颤抖,料来是她心中害怕,忙将她拉近身旁,低声道:死人你都不怕,难道还怕这些死去的野兽么?想来它们也是地震时,从上面失足掉了下来,只是运气没咱们好,一命呜呼了。说着做了个鬼脸。

竹玉娘惊魂略定,在他肩头猛打了一拳,啐道: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作怪。又道:我……我也不知为何,一见到这些兽尸,便心惊肉跳。李郎,这地方阴气森森的,太过邪门,咱们还是快走罢。

话音未落,却见李赤瞳左目骨碌一转,悄然闪过一抹绿光。竹玉娘初见异象,大吃一惊,险些惊叫起来。李赤瞳手急,伸手掩了她的嘴唇,低声道:别作声,有好朋友来了。竹玉娘点了点头。李赤瞳这才慢慢放开了手,目不转睛的瞧着野兽尸场。

蒙蒙青光之中,但见尸山内忽然升起了一片云雾,雾气弥漫,愈聚愈浓。雾中影影绰绰,有物渐渐逼近。

竹玉娘瞧不真切,忍不住问道:李郎,那里是……是甚么?猛觉一阵劲风从身旁掠过,李赤瞳大喝一声,冲入浓雾之中,等她惊觉想要阻拦,却已不及。

转瞬间,只听浓雾中咻咻之声大作,李赤瞳哎哟一声,大叫道:他奶奶的,竟然有这许多!一言未毕,他已破雾而出,扯了竹玉娘便跑,口中兀自嚷道:妈的,鬼玩意儿势大,咱们先避上一避。竹玉娘急问:来的是甚么呀?李赤瞳叫道:僵尸,好多僵尸!快走,追来了!

叫嚷声中,四周阴风忽起,一阵阵尖啸犹如海浪般涌来,撼人心魄。

嘶~~嘶嘶~~

竹玉娘骇然回望,但见无数黑影自浓雾中钻出,迅快扑来。鬼气大炽,李赤瞳脚下不停,拉着竹玉娘狂奔。大股鬼气冲入鼻端,引得他头痛欲裂,左目中犹如万针攒刺,睁不开来。

走不多时,突然前面也传来一阵尖啸。黑暗中,黑影蹿动,冰冷的阴气来势汹涌,从前方直压了过来。

前无去路,李赤瞳心中叫苦:这里到底是甚么鬼地方?怎会有这许多僵尸出没。待要觅路再走,突然一股腥风扑鼻,十多只面目狰狞的僵尸已然杀至,各撑利爪,疾抓过来。

李赤瞳临危不乱,强睁左目一扫,手中镇魂挥出,拨开袭身利爪,手腕再沉,短棒闪电刺出,蓬蓬几声闷响后,群尸尸穴早中,扑地不起。二人受这一阻,身后群尸业已杀至。竹玉娘失了长鞭,眼见一尸袭来,一挺手中匕首,横削僵尸手腕。

呛~~

匕首击处,如中铁石,那僵尸浑似不觉,朽臂一展,抓了过来。竹玉娘大吃一惊,花容失色,往后疾退。李赤瞳瞥眼瞧见,随即踏上两步,挡在她身前,镇魂棒在那僵尸右肩上飞快一戳,把尸怪击得飞跌出去。竹玉娘躲过一击,忽觉背后一股劲风又至,她侧身一让,想起李赤瞳方才那一戳,便依样画葫芦,直戳僵尸右肩。怎料那僵尸右肩处却无穴道,利爪一晃。竹玉娘躲避稍慢,左臂被它一把抓住。

李赤瞳大惊,欺身来救。

那僵尸利爪回勾,竹玉娘手臂上连皮带肉,被血淋淋的抓了一块下来。巨痛攻心,竹玉娘身子一晃。李赤瞳急忙将她抱住。尸群闻到血腥之气,嗷嗷狂吼,更是焦躁。

李赤瞳怒火冲天,睚眦崩裂,大吼一声,一棒将那只正在啃咬血肉的尸怪,打得骨肉粉碎,抱起竹玉娘向外猛冲。只是尸群重重围困,一时之间哪里能冲得出去。

利爪四面八方抓来,李赤瞳怀抱一人,单手擎棒御敌,不免左支右绌,渐渐屈于下风。危急之中,李赤瞳忽然倒提棍柄,猛力插入地下,大声喝道:法咒涉阴阳,五行土为尊,地蛇!!

蓬~~

随着他这句真言出口,地面猛烈一晃,无数砂石汇聚成蛇,蛇尾横扫,将尸群逼了开去。李赤瞳随即鼓荡心火,撮唇旋身一吹。

呼呼呼三道赤焰喷吐而出,在两人身前围了三道火圈。群尸畏惧火焰,在圈外嘶声大叫,一时不敢靠近。这两下乃是李赤瞳从门内五行童子术上化出的绝技,威力虽大,却也甚为损耗真力。他有伤在身,一番狠斗之下,这时又连施两咒,真力实已到灯尽油枯之境,只觉眼前蓦然一花,双膝酸软,摔倒在地。

竹玉娘本已昏迷,此刻一震而醒,瞧见李赤瞳面如淡金,气喘咻咻,吃了一惊,叫道:李郎,李郎,你……你怎么啦?李赤瞳*道:我没事,只是一……一时使脱了力。语声微微一顿,又道:这火一时不会熄灭,待我恢复些气力,咱们便冲杀出去。竹玉娘撑起上身,想将李赤瞳搂入怀中,起身之际,却碰到了左臂的伤口,痛得她失声惊呼,险些又晕了过去。

李赤瞳挣扎坐起,撕下衣服下摆,要给竹玉娘包扎伤口,却见半条手臂已成紫黑色,不由惊道:哎哟,鬼爪子上有毒。急点了臂上穴道,阻止毒气沿血脉四窜,跟着说道:玉娘,快服些神仙茶。竹玉娘螓首微摇,道:没了,先前我师傅追赶之时,便已失掉了。我身上余下的,想来都不足解此尸毒。李赤瞳面色巨变,颤声道:那……那怎么办?

他急得双手连搓,正没做理会处,却见火圈外的尸群内一阵骚动,十多个僵尸绕圈疾走,忽然身子一纵,跃入了大火之中,一股恶臭焦呛的气味四散开来,熊熊火光随之一暗,随即便有僵尸不断跳入火场。

李赤瞳一惊,心道:难道这里便是我和玉娘的葬身之地么?举目四望,只见群尸正在火圈外张牙舞爪,嘶声狂吼,只待大火一灭,便即冲入。李赤瞳双目一瞪,不知从哪里忽然生出来一股巨力,一把抱起竹玉娘,大喝一声:老子还没活够,怎能轻易死在这里!!

喝声未歇,忽听远处传来两声长啸,迅雷掩耳间啸声又至,这一次却是近了许多。群尸闻此啸声,一阵大哗,似是对长啸者极为忌惮。

一阵破空声响起,只见一道黑影如飞鸟般,踏空而来,腾的一声大响,落在李赤瞳身旁,却是一只通体黑毛的怪物,铜铃巨眼红光烁烁,环目一扫,又向李赤瞳摆了摆手。李赤瞳不明其意,提掌横在胸前。

就在这一怔之间,那怪物却已不耐烦起来,长臂伸出,便来捉人。李赤瞳右掌挥出,往它掌缘上格去。

右掌与那怪物爪缘相碰,只觉触手处有如坚铁,撞得隐隐生痛。那怪物转身又向二人抓来。李赤瞳不敢再硬接,侧身闪过。怪物两抓不中,更是不耐,忽然仰天咆哮。但见黑影一晃,场中又多了个通体黑毛的怪物,只是比前一只身形略矮,鬓边戴了一朵硕大的红花。先前那只怪物,哈哈一笑,向后来那怪物行去。李赤瞳见有机可趁,正要攻其无备,抢先下手。却听怀中的竹玉娘急道:先别动手,它们似乎并无恶意。

头戴红花的怪物向同伴低吼几下,似是怪它不会作事,跟着冲竹李二人指指自己,又向火圈外的黑暗处挥了挥手。竹玉娘道:你是想让我们跟你走么?那只怪物似懂人言,听了这话,脸现喜色,连连点头,又让同伴转身矮蹲,指了指它的后背。

竹玉娘对李赤瞳柔声道:咱们便随它们走一遭,反正眼下也没甚么好法子。李赤瞳点了点头,抱着竹玉娘走到怪物身后,伏了上去。

那怪物回臂将二人抓紧,一声欢吼,与那戴了红花的同伴双双腾起,跃上一旁的岩壁高处,携了李赤瞳二人,如飞去了。

李赤瞳身在半空,转目下望,只见下面的尸群密密麻麻,不下千只之数,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暗叫好险。

两怪身法迅捷,在峭壁间跳跃奔行,如履平地,转眼之间,便已奔出了里许之地。李赤瞳暗暗称奇。奔行中,前方忽然出现了一道亮光,奔到近处,方看清那光亮之处是一条巨大的缝隙,二怪加快脚步,从缝隙处疾穿出去。

日光强烈,眩人眼目,一股清新空气透入胸中,说不出的舒畅受用。李赤瞳闭目深吸几口气,精神大振,再睁开眼来,更是惊讶,原来面前竟是个满目疮痍的山谷,放眼望去,一棵棵参天巨树倾倒在地,谷地四周的壁崖上百孔千疮,寥寥黑烟时而从中冒出。

二怪跃上一株未倒的大树,又从树颠跳至另一株大树,如此这般腾空飞跃,径向山谷深处奔去。

这里究竟是甚么地方?李赤瞳正自惊异,却听竹玉娘闷哼一声,身子轻轻颤抖起来。李赤瞳见她额上不住渗出冷汗,急切间却伸不出手,忙侧脸在她额头一抵,竟然滚热烫人,不由大吃了一惊:难道是毒发了?忙叫道:喂喂,停步,快停步!

二怪充耳不闻,脚下更不稍慢。李赤瞳厉声喝道:你们再不停步,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喝声未毕,却见前方地势忽高,丘顶处现出一座残破的古堡。

古堡雄据丘顶,共分三层,皆是用硕大的条石堆彻而成,最顶处似乎是座殿堂,只是相距尚远,一时瞧不真切。堡壁上虽已处处断垣败壁,颓圮不堪,却仍予人固若金汤之象。

李赤瞳一见古堡,蓦地吸了一口冷气,惊道:楚王……楚……楚……楚王宫!!

二怪一声欢呼,纵跃而起,在堡壁上稍一借力,嗖的一下,直蹿在三层高台之上,将李赤瞳两个放在大殿门前,随即又是一声欢呼,返身下台去了。

待等李赤瞳惊觉时,二怪已没了踪影。李赤瞳大急,正要去追,忽听大殿中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传过来:小娃娃,你别乱走,这里已布下了辟邪阵。山客夫妻只是去采草药,要给女娃子治伤,转眼便回。

李赤瞳一惊,转过身子,说道:是谁说话?还请现身相见。那声音呵呵一笑,道:娃娃,你还是先瞧瞧你的同伴罢,我听她呼吸微弱,恐怕情形不妙。

李赤瞳闻言,又是一惊,抢过去看竹玉娘时,发现她竟已昏了过去,忙替她推宫过血。过了好一阵,竹玉娘才悠悠醒转。李赤瞳道:玉娘,你觉得怎样?竹玉娘昏昏沉沉的摇摇头,却不答话。

便在此时,二怪去而复回,那戴花的怪物手中攥着些不知明的花草。它走到竹玉娘身前,取了几朵白花,合了些野草,放入嘴中乱嚼,嚼了一阵,便拿出细细敷在伤口之上。

竹玉娘半条手臂本已成了紫黑色,这时方一上药,便见黑气迅速消褪,伤口中的乌血渐渐转红。李赤瞳见了,喜形于色。那怪物直待黑血流尽,又在伤口上抹了些药膏,这才起身,拍了下手,示意大功告成。李赤瞳忙躬身拜谢。二怪笑嘻嘻的受了。

却听殿中那人忽然喝道:大祸倏忽便至,却还有闲心站在那厢傻笑。乌克快些送两个小娃出谷。你媳妇留下,我另有事,要它去办。话声一顿,忽又道:对啦,殿里这两个小娃娃也一并带走,险些忘了他们。那高个怪物乌克乌克的叫了两声,入殿去了。

竹玉娘靠在李赤瞳怀内,低声问道:咱们这是在哪儿?李赤瞳道:楚王秘藏宫!!竹玉娘啊了一声,身子一颤,险些又昏迷过去,跟着急道:快快,咱们快进去瞧瞧。说着向那大殿一指。

李赤瞳一听正中下怀,便道:好,咱们便进去瞧瞧。又朗声道:晚辈斗胆,想当面拜老前辈大恩。说罢也不等殿中那人答应,大踏步向大殿行去。

那戴红花的怪物先是一怔,随即横臂一封,阻住二人去路。李赤瞳知它力大,也不硬闯,斜跨一步,并指如剑,在它脉门处一划而过,同时送入一寒一热两道真气。

那怪只觉臂中忽冷忽热,刺痛难忍,哗的一声惊叫,忙不迭缩手。李赤瞳趁此机会,抱着竹玉娘,侧身闯入殿中。

这大殿全由条石砌就,四壁上又无窗口,二人甫一入殿,眼前昏暗不见一物。猛听得一声暴喝,劲风扑面而来。

李赤瞳听风辨位,知道是那叫做乌克的怪物袭至,忙深吸一口气,脚下用力,拔地而起,半空中一个筋斗,直跃过怪物头顶。乌克一击不中,大吼一声,回身正要再打。却听殿中那人蓦地咦了一声,喝道:乌克不得无礼。他们既然进来了,便不用再赶出去。又道:小娃娃功夫不错,不知出自哪个门派?李赤瞳道:小子乃……刚说到这里,话声忽停。

原来殿中昏暗,他摸出楚王秘藏珠照明,一晃之下,却吃了一惊,只见大殿中央的石柱上斜依着三人,其中一个是具干尸,另外两人靠在那干尸身旁,一男一女,正是风无双和阴蚂蚁。

就在他一楞神间,却见那具干尸蓦地凌空一抓,他与竹玉娘齐声惊呼,只觉一股劲风倒卷过来,两人身不由主的向前跌去,跟着肩头一紧,已被人牢牢抓住,好似压了一块千斤巨石,沉重之极。李赤瞳惊得目瞪口呆,心中如电光般闪过一个念头:老天,这干尸竟是活的?!

那干尸手上一紧,喝道:好小子,原来也是为了斩龙璋而来。那枚珠子你是怎么到手的?快说!听声音正是先前在殿内说话那人。

肩头奇痛彻骨,李赤瞳啊的一声大叫,气道:甚么斩龙璋听也没听过。你这老鬼干嘛欺负人。

抬头看时,只见眼前的干尸却是个老者,满脸皱纹,看不出多大年纪,身上瘦骨嶙峋,衣服破破烂烂,无法蔽体。

那老者哼了一声,道:到了这时还要说慌……侧目在李赤瞳面上一扫,面色突地大变,身子一震,惊道:重……重瞳!!一瞥眼,又瞧见插在他腰间的镇魂,更是大惊,颤声道:小子,你到过石蛤望天穴?

你怎么知道,你……你究竟是谁?李赤瞳心里一惊,脱口而出。老者眉毛一扬,道:你果真去过?哼,老夫有些不信,倒要看看你这根棒子的真假,免得上当。说着探手抽出那根短棒,凑着珠光,仔细观瞧起来。

这一下迅快无比,没等李赤瞳发觉,短棒已经易手。李赤瞳又惊又怒,伸手向那老者道:那是我的,快些还我。竹玉娘也道:你这老鬼不知羞耻,不但欺负小辈,还抢我丈夫的兵刃,快将东西还来。

那老者不理二人,只死死瞧了一阵手中的镇魂,忽然捧腹大笑起来,一面笑,一面欢呼大叫:果真是镇魂剑胆,果真是镇魂剑胆,哈哈,哈哈哈!!

竹玉娘见那老者言行诡异,向李赤瞳低声道:李郎,这老鬼八成是个疯子。咱们不如趁此机会,下手杀了他。李赤瞳连忙摇头,道:这老鬼行事虽然疯颠,但口中所言,均与我门中大事有关,咱们先别动手,且看看他再说些甚么。

这时那老者已安静下来,把短棒拿在手里,抛了几下,笑道:还你就还你。但是你得跟我说,你叫甚么名字?李赤瞳道:我叫李赤瞳。老者哈哈笑道:原来是赤字辈,你是荒道门第七代弟子,老夫没说错罢?李赤瞳咦的一声,奇道:你……你究竟是甚么人?心想:这老鬼连我是几代弟子也知道,一定与李祖师有关。

那老者又笑道:小娃娃,既然你能找到这里,老夫是谁你还不知晓么?李赤瞳听了一惊,脑海中蓦地想到一个人,可这念头太过匪夷所思,便连他自己也委实难信,口中结结巴巴的道:难道你是……你是……一言未毕,却听竹玉娘忽然大叫道:你……你是我阿爹!

甚么?!李赤瞳与那老者齐声惊呼。那老者旋即讶然笑道:呵呵,我李慕仙孑然一身,何时有了这么大一个女儿。

啪哒

李慕仙三字听在李赤瞳耳内,不啻于半空中三个晴天霹雳,失声惊道:你真是李祖师?手一松,秘藏珠掉落在地,莹莹青光左右摇晃。大殿中一时寂静无声,只有乌克夫妇呼呼喘息之声,不时响起。

过了片刻,却听竹玉娘嘤嘤哭道:你带着玄铁指环,怎么不是我阿爹?那老者举起左手,瞧了瞧套在无名指的铁环,恍然而悟,说道:你阿爹是竹一心?!竹玉娘点了点头。

那老者叹道:原来一心是你阿爹,哎,除了你们外,他是这二百年来老夫唯一见过的活人。只是他运气不好,已经不在世了。又道:当年他来寻宝,却被教中叛徒陷害,乌克夫妇救下他时,已是伤重不治,又中了尸毒,撑了没多久便去了。这枚指环便是他临死时送给老夫的。说着脱下那枚指环,递了过来,续道:既然你是他后人,老夫还是物归原主罢。

竹玉娘接过指环,抹了下眼角泪水,凄然笑道:多谢老前辈。我原本便想着阿爹多半已不在世,这次前来,也只是想找到他的骨骸,带回去与娘亲一同安葬……安葬……现下听了确切消息,总算……总算……安……安心了,呜呜……方说到此,心中酸楚终难再忍,扑在李赤瞳怀内,放声大哭起来。

李赤瞳这时才知她是为了寻找父亲的骨骸而来,自己以前却是误会了,连忙细声安慰。竹玉娘抽抽噎噎的道:李郎我……我要杀了师傅与玉面神君,替阿爹……爹报仇。当年便是他们害了我阿爹。

那老者扭头向李赤瞳说道:报仇甚么的却也不忙,眼下倒是有件关系你们性命的大事,务待解决。你小子既是我门下弟子,这件大事便要落在你的肩上。李赤瞳道:是……是……

那老者见他神情古怪,虎起了脸,瞪目而视,气道:有话便说,干嘛吞吞吐吐的。话音未落,忽又道:是了,你仍不相信老夫便是李慕仙,对不对?一语道破心事,李赤瞳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那老者仰头望向殿顶,自言自语道:嗯,这倒有些难办。不过这种事若被老夫碰上,九成九也是不信,两百年前的人,怎么还会活着。说话间,忽然拿出了两样东西,道:这些东西你应该识得罢。却是一柄精光闪闪的小剑与一个毫不起眼的破布囊。

射斗剑、青鬼囊!!这两样东西均是李慕仙随身携带之物,也是每代荒道弟子均要紧记在心之物。李赤瞳惊楞之余,再无疑虑,忙跪倒下拜,说道:弟子救护来迟,先前言语却又不敬,请师祖爷责罚。

那老者笑道:你来得正是时候,老夫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责罚,快快起来说话。顿了顿,又道:对了,这两个小娃是何来历?是不是同你一起来得?说着向风无双、阴蚂蚁一指。

李赤瞳点头道:是,他们是弟子的师弟、师妹。又问:祖师,无双他们没事罢?老者笑道:他们只是一时受了惊吓,老夫点了他们的睡穴,是让他们睡个好觉。等他们睡醒后,自然便无事了。李赤瞳这才放心,跟着将众人这一路来的经历一一说了。

老者沉吟半晌,道:当年我刻下三长两短印,本为警告门中子弟不要接近,未想到却成了你们前来这里的契机。天下之大,当真是无奇不有。刚说到这里,却听殿外又是一声霹雳,地面剧烈晃动。

李赤瞳惊道:祖师,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会地震频频?那老者却不答话,脸色一沉,讥笑道:嘿,来得好快,小娃子,这一回咱们爷们能不能活着出去,便要看你的啦。李赤瞳愕然不解,登时愣住。
第十二章 祖师
荒道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