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结盟(下)

(最近上网时间不固定,机器又中了毒,抱歉抱歉!^_^)

风无双心思灵动,听完前事,立刻便道:你怀疑那赵家兄弟乃是为了这楚王宝藏,才跟着洋鬼子入了滇?这时阴蚂蚁也已明白了过来,连连点头,道:不……不错,不……不错,照我看多……多半便是如……如此。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突然之间,所查之事有了转机,三人都是大喜。风无双拿过青珠,左右把玩,爱不释手。阴蚂蚁也向小珠瞧了两眼,追问道:师兄,这小……小珠子似乎没甚么……甚么特异之处啊,咱……咱们要怎……怎么查?李赤瞳摇摇头,叹道:方才趁着无人,我已仔细瞧过,也没发现半分特异之处,看来要等师傅、师叔他们定夺此事了。咱们当务之急,是要避开万妖教,今晚给师傅他们留下记号,明日一早咱们便离开这里。

风无双弄了些饭食,三人胡乱吃了。见无心和尚仍在熟睡,便没将他叫醒。不久李赤瞳与阴蚂蚁趁着夜色溜出药铺,在街角墙边留下门中的暗记。风玄雨、阴玄竿二人会凭这些暗记,寻到他们的藏身之处。

二人回到药铺时,夜已深沉。风无双早已安歇。李赤瞳低声对阴蚂蚁道:小蚁你也去睡会罢,我去瞧瞧无心大师。阴蚂蚁道:算了,反正也睡不踏实,我去前院瞧瞧。李赤瞳笑着在他肩头打了一拳。阴蚂蚁假装手臂被伤,右手紧捂肩头,笑着去了。

李赤瞳刚走入厢房,便见床上的无心和尚不知何时已然醒来,听得他进门之声,正侧头瞧了过来,便笑道:大师何时醒的?身上的伤还痛么?无心和尚不答反问,道:咱们这是在哪儿?又道:这点小伤算得了甚么,老……洒家只当是挠痒抓破的,哪里会痛,哼!说着挣扎欲起,不料却碰到了伤口,疼得他嘿的一声闷哼,呼呼直喘粗气。

李赤瞳急忙将他扶住,道:别乱动,大夫说你还不能下床。肚中却在暗笑他嘴上逞强,心道:这和尚说话虽然粗鲁,但直来直去,倒也豪爽,看来也是性情中人,他这朋友倒也可以交交。

无心和尚也不知他心中在转这些念头,见李赤瞳沉吟不语,便问道:小子你是怎么跑出来的?洒家本来已经得手,忽然间不知从哪里蹦出几个硬点子,洒家杀了他们三个,自己却也受伤,只好放起大火,趁乱逃了出来。

李赤瞳点点头,跟着讲了自己经历,同样也隐去了宝珠与那猿赤邪之事。无心和尚道:他妈的,你小子走狗屎运,碰到那万妖教主,居然没给她发觉。当真是……当真是……他一边说,一边摇头叹气,似乎对自己运气不佳颇为生气。李赤瞳笑道:大师皮肉结实,这点伤想来也不算甚么,嘿嘿。无心和尚笑骂道:他妈的,这点伤不算甚么,那让洒家砍你两刀可成,嗯,要不要试试?二人话声忽顿,对视一眼,蓦然同时嘿嘿低笑起来。

二人笑闹一阵。无心和尚忽又叹道:哎,没想到玉面神君居然投了这万妖邪教,想来那教主定是当年叱咤一时的俏罗刹秦三春了。李赤瞳奇道:难道大师听过那玉面神君的名头么?无心和尚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过了片刻,才道:这已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刚入师门。玉面神君白泽琰已是名震西南的大侠,西南道上只要一提他的名号,任谁都要竖起大拇指,说一声:义气!说到这里,又叹道:谁知他最后却为了一个妖妇葬送了自己的侠名。李赤瞳问道:便是为了那俏罗刹秦三春么?无双和尚道:不错。那时西南武林接连出了几件大案,数家江湖豪客的女儿均被人诱拐。后来查来查去,终于发现是那俏罗刹所为,你猜猜她为何要做此事?李赤瞳正听得入神,冷不丁被他问到,愣了一下,便道:是为了勒索银钱么?无心和尚摇了摇头。李赤瞳想了想,又道:那是为了让那些武林人士替她卖命,所以才掳人要挟?无心和尚摇头道:不是,不是。你小子太笨,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李赤瞳搔搔头,又连猜了七八中理由。无心和尚总是摇头。

最后李赤瞳眼前一亮,笑道:对啦,她定是为了高手们的绝技武功,这才要挟。想想又觉不对,那些高手武功各自不同,单练一门说不定就要耗尽一生时光,一个人怎么也不可能把这些功夫全学会啊。

无心和尚呵呵笑道:算了,算了,你这笨小子恐怕猜到明天也未必能猜到。洒家心好,对了说了吧。顿了一顿,续道:原来啊,那妖妇性子古怪到了极点,她居然不喜欢男人,专一喜欢少女!!李赤瞳啊了一声,诧异道:甚么女人喜欢女人?!心中大感惊奇。无心和尚道:是啊,世上怪事无穷,你小子少见的多着呢。又道:后来西南武林全力围剿,逼得妖妇陷入绝境,眼看便要伏诛,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帮着她把围剿之人杀退,而后双双逃走。此人就是那玉面郎君――白泽琰!!李赤瞳虽已猜知,听到这里,忍不住还是啊的一声,惊呼出口。

怎知他呼声还未落地,忽听得屋顶上脚步响动,有人斥道:哼,背后说人长短,岂是男子所为!跟着院中人影一闪,一张秀美无涛的玉容映入眼眸,却是竹玉娘到了。

清冷月光下,但见她俏立院内,秀面木无表情,冷冷的瞧向自己。李赤瞳心中骇然,以为已被敌人包围,但偷眼向墙头张望,却不见有暗影晃动,倾听时,方圆十几丈内所有细微响音,尽皆传入耳鼓,也没发觉有何特异声响,暗自思忖:莫非这妖女是独自前来?她想搞甚么明堂?

这时阴蚂蚁、风无双也已闻声来到院中,但见一个白衣如雪的俏丽女子立在庭院中,二人也吃惊不小。风无双更是起了媲美之心,不停地暗中打量。

李赤瞳定了定神,朗声道:不知竹娘子大驾光临,有何贵干?竹玉娘理了理鬓边乱发,檀口微开,冷冷的道:大祸将临,几位不知逃遁,仍有闲情在此地安歇,实在令人佩服之至,咳咳。李赤瞳心中一凛,还未开口,却听风无双娇声喝道:你是甚么人,竟在这里大言不惭,指手画脚,哼,我们三人对你一个,我瞧你才是大祸临头。李赤瞳心头一动,暗道:对啊,擒下妖女,任凭他们有何花招,也会投鼠忌器!言念及此,一边暗中提聚功力,一边向阴蚂蚁猛使眼色。

竹玉娘对此似乎毫无察觉,转头瞧了风无双一眼,淡淡的道:这位小妹子娇美动人,真是我见犹怜,倘若我是男子的话,今生便是拼上了性命,也要娶你为妻的。风无双脸上微红,啐了一声。李赤瞳想起先前无心和尚所讲之事,心想:有师必徒,这妖女不会是瞧上无双了吧。想到此处,身上禁不住泛起一阵恶寒。

竹玉娘又转回头,若无其事的道:玉面神君所派之人,先前已被我用计引走,不过想来他们很快便会察觉。至于我嘛,小女子来此是有一桩小买卖,想与几位谈谈。无心和尚大声喝道:狗屁买卖,她这是缓兵之计,小子你再不动手,那可真就晚了。

李赤瞳心想不错,当下跳出窗外,正要动手。却见竹玉娘手腕翻起,掌中托出一颗精光四射的小珠,说道:我要谈的买卖便与着珠子有关。跟着咬破手指,挤出一滴鲜血,滴在那小珠之上。李赤瞳瞧得一愣,脚下顿缓。

突然间,只听唰的一声轻响,鲜血渗入珠内,小珠上精光更盛。竹玉娘向下一指,道:几位请看,咳咳!李赤瞳顺她手指方向,低头观瞧,但见那珠光映照之地,竟然显现出一座图画宫殿,重重楼阁,宛如仙境。莫非这就是那楚王秘藏?!李赤瞳惊疑不定。只听竹玉娘又道:此乃楚王宝藏内图。那地宫内的各处机关陷阱,都在这图中一一标识。而你们手中那颗宝珠是为外图,图中所画便是前往这楚王宝藏的路径。

李赤瞳心中念头飞转:原来这珠子是为了藏图之用,嘿,谁能想到这地图竟然吸血方显。这妖女所要谈的买卖,难道是让我交出珠子,以保性命么?可这楚王秘藏或许与李祖师之事有莫大关连,如何能轻易交出?

竹玉娘眸光一转,见李赤瞳脸上阴晴不定,淡淡道:少侠无须费心,这桩买卖简单之极,寻到宝藏后,你只须任我从秘藏内取走一样东西,其余……咳咳……话未讲完,忽而巨咳起来,她初来之时,讲话中,便会咳上几声,此刻更是咳个不停。

便在此时,忽听得嗖嗖嗖衣袂破风之声,在远处响起,有人高声叫道:万仙驾临,神鬼避退!!李赤瞳脸色一变,心道:妈的,还是中了缓兵之计。又猛喝道:蚂蚁动手,先把这女的擒下再说!说罢身形晃动,径向竹玉娘攻去。

竹玉娘向后急退,气道:你这人当真不可理喻,我要如何作你才肯信我?话音未落,但见墙头上黑影闪动,有人大声道:喂,院中之人快些乖乖束手就擒,要不然叫你们生不如死!!

与此同时,李赤瞳也大声道:想我信你,那也容易,只要杀了他们便成!说着向立在墙头的万仙教众一指。

竹玉娘嘴角轻扬,露出一丝冰冷笑意,道:这可是你说的!!手腕挥处,一团黑雾四射而出,发出一阵嗤嗤细响。

啊啊啊~~

惨叫之声登时此起彼伏,响彻院落。
第八章 结盟(下)
荒道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