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话

第一章 夜话

还是那座小湖,还是那座水榭,夜空中浮云拥星揽月,一阵阵淡淡花香飘过,沁人心脾,男子依旧长身立在水榭窗前。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忽听得远处脚步声响,片刻间来到了门外。一个女子的声音传入水榭:宗主,鬼姬有事禀报。男子沉声道:甚么事?水榭外的女子道:适才神魂堂弟子禀报,大师兄的牌子也倒了。那男子眉头皱起,讶道:甚么?这是何时的事?

就是方才,弟子一得到消息,便赶来禀报师尊了。女子的声音冷冷冰冰,非但没有一丝情感,反倒透出几分森森鬼气。

水榭中静默片刻,方听那名男子长叹一声,道:好了,此事我已知晓,你先下去罢。女子磕头道:是,弟子告退。起身时,又轻描淡写说了一句:黑龙会的人又来了一趟,弟子已奉师命,将他们挡了。话声未落,人已在几丈之外,远离了水榭。

这时却听得那男子的声音传入她耳内,说道:鬼姬,你仍在怨恨为师么?女子闻言身子轻颤,却不答话,银牙一咬,如飞去了。

水榭中的男子又叹口气,飞身窗外,迈步往泊在湖畔的一艘小舟行去。刚到湖边,猛听得脚步杂沓,有人沿岸疾奔而来,跟着听得数名女子高声急呼:小姐,小姐,快回来,宗主若知你不肯乖乖服药,又要责罚奴婢们了。

呼声未毕,但见一个小小身影冲破岸边薄雾,奔到了近前,却是个七八岁的女孩子。

疾奔中,小姑娘忽然瞧见悄立岸边的男子,大吃了一惊,脚底下不觉一绊,惊呼一声,扑倒在地。这时有几名仆妇打扮的人奔了过来,见到那名男子也各自吃惊,慌忙五体投地,匍匐行到小姑娘身侧,战战兢兢的道:不知宗主在此,奴婢们冲撞法驾,请宗主责罚。说话时,一众人体如筛糠,抖个不停,显是心中怕极。

小姑娘吓得傻了,愣愣说不出话。那男子冷哼一声,喝道:小畜生,哑巴了吗?衣袖微拂,啪的一声,搁空打了女儿一记耳光。女孩儿小脸涨得通红,小嘴抿成了一条细线,泪水在眼中滚来滚去,却始终未曾落下。

那男子见她如此倔强,更是大怒,抬手又要打,忽瞥见一个小男孩纵跳而来,一面跑一面叫道:阿爹,阿爹!小男孩年纪与那小姑娘相仿,生得粉雕玉啄,煞是可爱。

那男子抢步上前,一把将男孩抱起,哈哈笑道:伤儿,你怎么也跑出来了?小男孩轻轻碰了碰父亲胡须,笑道:全因孩儿今日打通了第三道经脉,师傅们这才准许出来玩耍玩耍。

那男子听了,又惊又喜,哈哈大笑,道:阿爹正要去观星台,带你一同去瞧瞧可好?小男孩欢呼道:好,好,无伤也正想念师叔祖了!!

大笑声中,那男子抱着儿子,飘身上了小舟,双足一踏上船板,左掌挥处,割断了缆绳,袍袖挥动,劲力反激水面,小舟登时箭矢般离水飞跃而去。过了片刻,才听那男子的声音从湖中幽幽荡荡的传来:将无泪囚入静室,半年不得出门!

伏在地上的众人如获纶音,高声答应后,方敢起身,一时间大口呼吸之声,纷纷响起。那名叫无泪的小姑娘只静静坐在一旁,眼望着远去的小舟,低声道:我找婆婆去。

其时那男子泛舟湖上,早已去得远了,并未听到女儿的这一番话语。他大袖飘飘,每拂一次,小舟就箭也似的射出老大一段路。舟行迅速,转眼间已到达彼岸。

男子弃舟登岸,向前行不多时,一架青峰挡住去路,极目上望,影绰绰能见到峰顶上的一座望台。他足底加劲,往那峰顶行去。刚至峰腰,忽听得峰顶传下一声暴喝:来者何人,竟敢擅闯观星台禁地!

那男子微微一笑,陡然拔地而起,如夜鹰般扶摇直上,口中道:黄泉宗,蚩九幽!幽字方一出口,他已抱着儿子,踏足峰顶。

峰顶上果真建着座望台,共分五层,台前立有一块石碑,上写观星台三个大字。两名黄衫汉子持剑守在望台入口处,一瞧见蚩九幽父子二人,连忙躬身行礼,道:属下恭迎宗主大驾!

蚩九幽冲那两名汉子点一点头,而后拾级而上。刚走上第五层台顶,小男孩蚩无伤便挣脱父亲怀抱,跳下地来,高声叫道:师叔祖,阿爹带无伤来看您了。蚩九幽也道:弟子蚩九幽拜见师叔。

一名站在台心处的矮胖老者转过身来,微笑道:乖孩子,过来让爷爷瞧瞧。又向蚩九幽连连摆手,道:咱们之间不必拘这虚礼。跟着续道:宗主夤夜前来,是不是为了东北之事?

蚩九幽道:师叔料事如神,弟子佩服!那老者摸了摸光光的头顶,道:也没甚么神不神的,这几晚夜观天象,再加上地浑仪也有感应传来,大陆东北那方确有奇事发生。语声微顿,又道:想来黑龙会多半已闹得焦头烂额了罢,呵呵。蚩九幽道:不错,他们已派人多次登门,希望咱们能出手相助。

那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又问:日本皇帝那边怎么说?蚩九幽答道:倒也没特别说些甚么,只是又派人来问那件事办得如何了。老者呵呵笑道:九幽,东北之事你是何时知晓的?那黑龙会又是甚么时候找上门的?蚩九幽道:弟子是半月前得到的消息。那黑龙会却是三日前方来登门。那老者哼了一声,冷冷的道:事不顺遂才找了过来,摆明了对咱们多有戒备。本门为他倭国卖了二百年的命,到了今日,仍不能得其信任。哼,渡海之初,门中先辈的训诫言犹在耳,他们才真是料事如神啊。咱们可要谨记在心。蚩九幽道:是,先辈训诫,弟子一刻不敢或忘。

这时蚩无伤插口进来,叫道:教中宝训,孙儿也每日诵读。老者拍拍他头顶,欣然道:乖孩子,你这一段时日可发过甚么奇怪的梦么?若有讲出来让爷爷听听。蚩无伤也不回想,当即高声答道:伤儿每日勤加练功,吃得香,睡得实,从未发过梦。

蚩九幽与那老者互瞧了一眼,面上均闪过一丝无奈之色。那老者随即道:伤儿年纪尚小,若无鬼记影响,在普通人家也就是三岁大小的娃娃,咱们不能操之过急。对啦,无泪近来怎样?仍是倔强不爱哭么?她与无伤一母同胞,一样受鬼记影响,脾气个性却是判若两人。蚩九幽冷哼道:弟子没给她气死,已是万幸。

那老者呵呵一笑,道:丫头的事改日再说。黑龙会这件事,不知宗主是如何打算的呢?蚩九幽这才忆起此行目的,忙躬身道:弟子是想……是想麻烦师叔前往,走这一趟。
第一章 夜话
荒道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