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求医(下)

李赤瞳也不答话,只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刚进门的小丫鬟,原来小姑娘入屋时,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气,从他鼻尖飘过。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这气味……没错是鬼气!!李赤瞳心中一凛,急忙伸手将陈大夫拉住。可向那小丫鬟瞧了几眼后,又觉得她不似妖物。陈云山急于脱身,大力一甩,挣脱出来,怒道:老夫没功夫陪你胡闹。转身奔入了内堂。

李赤瞳略一迟疑,也跟着跑了进去。阴蚂蚁在后面,大叫道:师……师兄,出甚……么事啦?李赤瞳头也不回,应道:这里似乎不大干净,你看好师妹,我去瞧瞧。那药铺伙计见他也跑了进去,大叫一声,追了上去。

阴蚂蚁挠了挠头,暗自纳闷:不大干净?难道是闹鬼么?大白天闹鬼,还真是头回听说,嘿嘿。刚想到这里,忽听得内堂中呜的一声大响,跟着又听李赤瞳高声叫道:蚂蚁,蚂蚁~~!

阴蚂蚁不及细想,提起担架,急奔了进去。门外是一个天井,再进去便是后院,李赤瞳喊声从左侧一间厢房中传出。阴蚂蚁循声进屋,只见一位老太太正伏地嚎啕大哭,那个报信的丫鬟站在她身旁,也哇哇大叫。陈大夫与那药铺伙计,还有另外一个男仆,全都呆坐于地,满脸惊骇之色。李赤瞳被围在中央,身下压着个**岁的男孩。那男孩双眼通红,神色狰狞,不停地嘶叫,手足乱挥,拼死挣扎,势若疯虎。屋中一片狼籍,破瓷片、碎木块散落一地。

李赤瞳向他喊道:小蚁,把你包袱里的朱砂,用水调些出来,画几张镇魂符和辟邪符,快点!阴蚂蚁答应一声,放下担架,又跑出房去。李赤瞳转头又道:陈老伯,令郎乃是魂魄未齐,并不是得了甚么失魂症啊。

这时陈云山已惊醒过来,听到李赤瞳之话,身子又是一震,有心不信,而方才所见的一切,却又不由得他不信。

近日来,临云镇上的小孩突然接连患上了一种怪病,患病之初,先是整天昏睡不醒,过得两三日后小孩子便开始癫狂若疯,待到最后,就会七窍流血而死。陈家的孩子也没逃过恶运,得上了怪病。陈云山虽然医术高超,但对这怪病却是束手无策。起先他以为是中毒,可这世间怎会有毒药只毒死小孩,大人却安然无恙的,是以查来查去,也没个结果。而后他又认为此乃失魂之症,不过翻遍家中医书,所有治失魂症的法子都试过了,自己幼子的病,也全无起色。他们夫妻本是老来得子,对儿子宝贝的不行,但出了这事后,每日里夫妇二人对坐愁眠,以泪洗面,眼睁睁地瞧着儿子的病症一天天加重。

李赤瞳从阴蚂蚁手中接过符箓,拿起一张镇魂符贴在那孩子额头,又跳上跳下,在门窗上各贴几张辟邪符,这才长出一口气,笑道:先这样凑合凑合,那些恶鬼眼下是进不来了。一瞥眼,瞧见陈老夫人正向自己跪倒,连忙上前扶住。陈老夫人泣不成声,说道:法师慈悲,一定……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李赤瞳急道:您别这样啊,有话咱们好好说。陈云山上前扶起老妻,拉过张木椅让她坐下,又将幼子抱上床,跟着吩咐仆人打扫屋中杂物。

阴蚂蚁趁此机会凑上来,低声问道:师兄,刚……刚才怎么回……回事啊?李赤瞳指了指小男孩,道:那小孩魂魄不全,引来些小鬼,这才闹得生魂不安。阴蚂蚁张嘴啊了一声,又向那小孩瞧了几眼,奇道:魂魄……不齐?嘿,那可……可是……怪了,这种小孩一定……一定养不大的啊。李赤瞳经他一提,仔细一想,也觉着蹊跷,心想:对啊,小孩子魂魄不齐一定养不大,可眼前的男孩怎么看都有七八岁了,为何会无端端魂魄不齐呢?

思来想去,不得要领,于是又向陈大夫问道:老伯,您家中近来出过甚么怪事么?有没有碰到过甚么邪门的东西或是人?

陈云山连连摇头。李赤瞳道:这就有些怪了。话音未落,忽听陈老夫人大叫道:对了,对了,一定是那个北方疯子。又指着丈夫,骂道:都是你这老杀才,定要将那疯子救回,还有那些蓝眼珠的洋鬼子,二娃子定是……定是那日碰到他们后,才撞的邪。都是你这老杀才……都是你这老杀才。我儿子若是有甚么三长两短,我绝不放过你……绝不放过你!说着又呜呜大哭起来。

李赤瞳蓦地向阴蚂蚁瞧了一眼。二人心中均是咯登一声,暗道:不会这样巧吧?!
第五章 求医(下)
荒道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