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地陷(上)

李赤瞳抱着竹玉娘疾行了一夜。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奔行了整晚,到了此时,却也有些累了,忽觉一阵凉风扑面而来,不由精神一振。屈指算时,才知已过了寅时,转眼便要破晓。

这时天光将明未明,万物朦胧,正值黎明前最黑暗之际,密林中更是漆黑一团,纵然尽力睁大眼睛,也是难以见物。又行了几步,却也是一步慢过一步,惟恐一个踏空,跌入山沟陷坑之中,当下不敢再走,寻了株大树蹿了上去,将怀中玉人轻轻放下,自己坐在一旁休息。

竹玉娘本已昏昏沉沉的睡去,这时一停,反而立即醒了过来,睁开双眸,颤声道:咱们这是到哪儿了?怎么黑漆漆一团,什么……什么也瞧不见?

李赤瞳忙道:没事,天快亮了,再过一会儿便能瞧见了。

竹玉娘轻轻嗯了一声,不再追问。

黑暗之中二人各怀心事,一时相对无话。

这样枯坐了一会儿,忽听竹玉娘深深吸了口气,似是立下了极大的决心,轻声说道:今后你……你想怎样对我?

这句话讲得太过突兀,宛若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李赤瞳一怔。

正不知该怎样作答时,但听竹玉娘叹了口气,又道:我知道你瞧我不起,与我结盟也不过是一时权宜之计。哎,我何尝又对你安着好心了。可老天爷偏偏让你我有了肌肤之亲……说到这里,话锋突地一转,斩钉截铁的道:按我夜郎族的规矩,现下你已是我的丈夫,从今日起,我这一辈子……这一辈子只听你一人的话,只跟着你,哪怕走遍千山万水,也永远不离开。

简短的几句话虽然细如蚊蚋,但钻入李赤瞳耳内却似轰雷掣顶一般,霎时间心中杂念纷纭,嘴巴张得老大,却又作声不得。

这时天色渐明,二人已能瞧见对方神情模样。

竹玉娘盈盈一笑,对李赤瞳嗔道:瞧你那个样子,到底是想哭?还是想笑呀?

李赤瞳悚然惊醒,忙道:对不住,先前疗伤一事,全怪在下思虑不周,以至冒犯了姑娘。我李赤瞳在此对天发誓,今日之事倘若有第三人得知,教我身败名裂,死后永无葬身之地!又道:至于婚嫁一事,在下无德无能,更不敢对姑娘稍有非份之想,方才所言,还望姑娘……收回当面。

竹玉娘柳眉一竖,怒道:你既不肯娶我,先前便不该那样轻薄于我!我……我杀……我杀了你!说着举掌疾拍。

李赤瞳吓了一跳,但她出手太快,二人离得又近,侍得惊觉,玉掌已按在了他胸膛之上。

竹玉娘掌劲暗吐,正要结果了李赤瞳的性命,忽然见到他惊愕的神情,想到此人终究是第一个与自己有肌肤之亲的男子,即便杀了他,却也无法改变事实,心中禁不住伤痛难止,登时眼前发黑,全身酸软,嘤的一声,就此晕了过去。

事发仓促,李赤瞳本已待死,不料她竟会在这紧急关头昏去。他一呆之下,急忙溜下大树,快步离去。

奔了一阵,他惊魂略定,料着离竹玉娘已经远了,这才放慢脚步而行,回想起适才之事,心中不由暗叫侥幸:亲一下便要做老婆,哪里会有这种古怪规矩?!别是她重伤之下,脑袋变糊涂了吧。无论如何她行事如此乖张,我还是快些离开为妙。但转念一想到那楚王秘藏之事,却又暗自发起愁来。

正行之间,忽见前方树木稀疏起来,心头一震,忙奔了过去。走了没几步,却是出了树林。原来昨晚一夜疾行,早已到了林子边缘。

当下跑上一处高坡,放眼四望。但见阳光耀目,林外乃是一大片难得的狭长草野。野地尽头,又是一望无际的树林。更远处群山环抱,云雾缭绕,难见真容。

李赤瞳望了几眼,心中觉得十分古怪:这地方的景色,我怎么好像在哪儿瞧见过呀?!疑云一生,便忙着极力思索。

忽然他瞥见右首不远处的草丛间,立着一块巨石。大石斑驳嶙峋,墨苔青青,瞧上去平淡无奇,但李赤瞳一瞥之间,便留上了神。

定睛再看时,只见那大石被削去的一角上,画了个大圆,圆内错落有致的刻了五柄倒悬的小剑,三柄略长,两柄稍短――赫然正是那三长两短印!

乍一瞧见,李赤瞳先是一愣,随即一股无以名之的狂喜霎时涌上心头,令他猛跳而起,连翻几个筋斗后,又似一个大陀螺般,围着大石急转不停,想要大叫,又怕笑声引来敌人,惟有紧攥双拳,竭力遏制。他知道找寻楚王秘藏这一宝,自己总算是压对了。

过了良久,他才慢慢定下神来,呼出几口气,恢复了冷静,开始在心中默默筹划,心想:此地离那楚王秘藏已然不远,我须得弄到竹玉娘手上的宝珠,借它躲入古墓之中,否则若是被后面那些尾巴缠上,哪里还能便宜行事?

就在他正盘算要如何弄到那颗宝珠时,忽听林子中脚步声细碎,有人走近。他忙躲入长草丛中,以免给来人瞧见,再凝目看时,却见竹玉娘神色慌张,踉踉跄跄地奔出树林。随即又见黑影晃动,一人自林子内闯出。李赤瞳看得分明,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暗呼糟糕,原来那随后而至的正是那万妖教主。

只是此时她却披头散发,容颜憔悴,全没了原先的华贵气度,不停地大叫:玉儿,我是师傅呀,你干嘛要跑,你……你干嘛要跑呀!

竹玉娘受伤之余,脚步不快,没跑出多远,便给赶上。万妖教主身形微晃,斜刺里蓦地一蹿,拦在她面前。竹玉娘吃了一惊,连忙向旁躲闪,却不知草丛内有条小沟,一步踏空,哎哟一声,摔倒在地。

万妖教主脸上又是焦急又是关切,到似摔下去的是她自己,正想上前搀扶,却听竹玉娘厉声喝道:你别过来,别过来!你再上前一步,我便自刎于此!话音未落,手中已多了柄精光耀眼的小刀,抵在自己颈间。
第十一章 地陷(上)
荒道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