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猫的怨灵

找到重大突破点,这让钟明无比兴奋,只要抓住这一点顺藤摸瓜,那么破案就指日可待了。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兴奋的钟明没有等待,而是一个一个指令发下去,他要抓紧时间,锁定下一个受害人。

苍逸有点无奈了,这个钟明是个工作狂吗,都说了这件事不归他管了,为什么还要继续掺和。

自己是不是得跟他的上司说一下,让他安分一点呢?

苍逸还想说点什么,可君心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他想查就让他去查吧,反正他也抓不到凶手的,而且有他们帮忙,能够更快找到下一个被害的人。”

“你找不到吗?”

苍逸指的是杀人的怨灵,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杀人的应该是一只怨灵,被虐猫者虐杀的猫,它们的怨恨所形成的怨灵。

别以为只有人死后才会形成怨灵,事实上动物也会形成怨灵,只是形成的条件很苛刻。

“找不到。”君心水摇了摇头,现场根本没有怨气残余,毕竟尸体都已经三天了,有也消散得差不多了,而上一个死者,也同样没有怨气残余,这就有点奇怪了。

“不应该啊,怨灵杀人的话,不可能这么干净的。”

“与其说它是杀人,还不如说它是在狩猎,先玩弄猎物一段时间,等到猎物精疲力尽,无路可走的时候,再一口吃掉,这很符合猫的习性。”

“啊啊,真讨厌。”

苍逸很郁闷,拆了一颗泡泡糖丢进嘴里咀嚼着,顺便发发牢骚。

他不喜欢太复杂的东西,相比之下,他更喜欢直接干。

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他是一个战士,策略什么的完全不需要,只要知道对手是谁,对手在哪里,之前直接莽过去,正面刚就行了。

搞那么多的花里胡哨,弯弯道道的有意思吗?

……

有些人在委屈,觉得自己收到不公平待遇的时候,就会找个途径来发泄一下。

有的人喜欢买醉,一醉解千愁,醉了也就什么都不记得。

有的人喜欢大哭一场,或者大吃一顿,

以上的宣泄方式,都是吧委屈不安往肚子里咽,不祸害他人的。

但总有这么一些人,他们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在自己不开心不高兴的时候,就想看到别人痛苦难受,这样心里才能够高兴快乐起来。

这种心理是比较扭曲的,然后还有比这种扭曲心理更加病态的,那就是通过折磨别人,来获得快感。

虐待也是一种宣泄方式,在无法对人发泄的时候,他们就会把目标转向那些小动物身上。

高阳是一名大学生,嗯,现代大学生也不是什么稀罕物,身价不高了啊,很多大学生毕业之后,都找不到工作。

就业压力很大,想要继续深造下去,学业压力也很大。

高阳就是这样的,高不成低不就的,眼看毕业季在即,他也正在为出路烦恼,因为他最近的表现十分糟糕,也不知道能不能从实习生转正。

心情不好,那就让自己的心情好起来吧!

高阳朝着小公园走去,小公园里有不少流浪猫,他经常在那里给流浪猫投食,有时候还会草丛中放上一个捕猫笼。

草丛中传出猫叫,叫声有些微弱,在小道上行走的路人没有在意,毕竟这里的流浪猫不少,它们有时候会叫唤两声也是常事,或许是发情期到了吧。

高阳走过去,在草丛中找到了他放置的捕猫笼,笼子里是一只狸花猫,只有几个月大。

“小家伙,我这就带你回家。”高阳微笑着说道,拿出一点食物放到笼子里。

“喵!”

因为高阳经常过来投食的关系,狸花猫对于他的气味并不陌生,防备之心不是那么强烈,很快就把食物给吃了,只是吃完之后,它很快就无力的倒下,连叫唤都做不到了。

“喵~~~”

伴随着一声微弱的叫声,狸花猫的头无力垂下,眼瞳扩散,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

“哎呀,真不经玩,这么快就死了。”

高阳擦掉手上的鲜血,看着被钉在木板上,身体被钉了十几根钢钉的狸花猫,有些惋惜道。

他本来还以为可以玩得更久一点的,毕竟上一次的那一只,可是被钉了二十七,还是二十八根才死的,死之前还叫得异常惨烈,让他十分亢奋,感觉都快要高chao了。

可这一只实在有点没劲,惨叫声有气无力的,估计是没吃饱吧。

不过算了,虽然心情不是很开心,不过总算是出了口恶气。

嗯,对了,顺便把自己的虐猫视频传到网上去吧,挺想看看那些圣母婊和爱猫人士的反应。

想做就做,高阳把自己刚才完整的虐猫经过,制成了一个小视频,一经发布很快就有上百次点击,然后下面就多了十几个留言。

这些留言大多数都是说,虐猫者不得好死,太残忍了之类的话。

看着这些留言,高阳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嗯,心情一下子舒畅多了。

可以去美美的睡一觉,今晚应该会做一个好梦吧。

“躲猫猫,躲猫猫,你藏好,我来找。马上就要找到了,找到我们一起玩。”

一个歌声从背后传来,高阳顿时被吓得一个激灵,回头一看,可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谁,谁在唱歌?”

没有人回答他,房子里一片寂静,

过了好一会儿,高阳这才冷静了下来,估计是隔壁的小孩吧。

这么想着,高阳把狸花猫的尸体装进黑塑料袋,绑好之后扔到门口的垃圾桶。

当他关上门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黑影从门口一闪而逝,那黑影有着一双竖立着的巨大眼瞳。

那种眼瞳,高阳并不陌生,那是猫的眼睛。

黄绿色的眼瞳,瞳孔缩成了一道竖线,可巨大的宛如一道门缝。

只是惊鸿一瞥,但却深深的烙印在高阳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不知为什么的,他能够清楚那眼神的含义。

那是一种戏谑的眼神,

与此同时的,还是那个童稚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我找到你了,一起玩啊,喵。”
第六章 猫的怨灵
深夜尸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