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0章 醒来,黄粱一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恢复的知觉,但宋谦却一直醒不过来,开始做梦,这个梦似乎以前也做过,轻飘飘的飞到天上,也许是想要去看看嫦娥长什么样,一直飞啊飞,却一直到不了目的地......

“宋谦!你的房租到期了!”

一个粗糙的声音传来,伴随着砰砰砰的敲门声,宋谦的梦戛然而止。

睁开眼睛,头还有点疼,类似那种宿醉之后的难受。

脑海里,还是昏迷之前的情景。

曹甯?

曹甯回来了没有?!

一想到这里,宋谦一个翻身下床。

然而,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他所处的地方,那么眼熟,不正是自己曾经租住过的房子吗?

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回到这里?

还没来得及疑惑,敲门声更甚:“宋谦,再不交房租,我就租给别人了!”随后,便是重重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什么情况?

宋谦揉了揉额头,对眼前的一切越发迷惑。

手机?

对了!床头放着手机!打电话给曹甯!

于是立刻奔了过去。

然而,当手机被拿到手里,宋谦更迷惑了:这不是自己的手机!哦不对,这确实是自己的手机,但却是自己以前的,买来只要三百块钱,看着跟苹果很像。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宋谦赶紧翻看手机的时间。

8月12日!

怎么会还是八月?明明已经十一月多了!

8月12日,不正是自己被开除,然后捡到富贵卡,成为代理财神的日子吗?

难道这一切,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一切,都是做梦?

不可能!

宋谦记得自己曾经掐过大腿,不是做梦。况且,做梦哪有做那么长,那么逼真,那么事无巨细的?

茫然间出门,楼梯口停放着一辆自行车,这是宋谦从二道贩子手里花三十块钱买来的,链条都已经卡壳。

再步行出小区。

小区门口,坐着一个要饭的,看到宋谦,自然的伸出白瓷面儿乞讨碗。因为他已经习惯了这个骑着破烂自行车,顶着个鸟窝头的男人每天给他施舍一块钱。只不过挺奇怪,今天他不仅起的早,还没有骑着自行车。

宋谦也下意识的掏出了钱包。

打开一看,里面只剩下几个硬币。

扔了一个硬币在乞丐的碗里,发出“叮”的一声。

这一声,如此真实,就像之前宋谦经历过的那几个月一样真实。

到底现在是在做梦,还是之前是在做梦?还是说这一切都是在做梦?

越发迷糊了。

就这样步行,一直走到了曙光大酒店。

“今天怎么来这么早?”保安在门口跟宋谦打招呼。宋谦还没反应过来,保安又继续道,“你小子该不会是知道今天董事长千金的朋友要在咱酒店开生日派对,故意提早来露脸的吧?”

“嗯?”宋谦更迷惑了。

“癞蛤蟆就不要想吃天鹅肉了,你一个月的收入都不够人家华泰银行的公子送咱董事长千金一束花的。”保安继续碎碎念着,还颇为臭美的掏出手机,映着屏幕照了照自己,觉得还是挺帅。

没错,听说董事长千金宁可嫁给保安、乞丐都不要嫁给那个华泰银行的大败家子,搞不好董事长千金是真的对保安有特殊喜好呢。

这么一想,保安更得意了。

今天,也许就是自己的机会,一朝飞升到豪门的机会。

宋谦依然疑惑的走进酒店大堂。如今才上午九点,人很少,总台的姑娘看到宋谦也没有打招呼,只当他来得特别早一些。

没有火灾的痕迹,就像三个月前一样。

难道那一切真的只是在做梦?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嗔骂声。

“你这样就不厚道了,你的生日在我们家酒店办,你明明知道我因为跟林家婚约的事儿正跟我爸妈闹着呢。”

声音好熟悉。

宋谦回头。

曹甯?!

确实,进来的是曹甯,她正说话的对象,则是陈婕。

陈婕随后回应:“在岭城还有比曙光大酒店更高级的酒店吗?不在这儿在哪儿?”

曹甯继续嗔骂:“待会儿遇到我爸妈怎么办?”

“遇到就遇到,难不成还能把你吃了?”陈婕耸了耸肩无所谓道,“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样离家出走肯定有问题,这种事情回避不了的。”

“躲一天是一天,实在不行,我随便找个人嫁了得了!”曹甯傲娇的仰天翻了个白眼。

曹甯和陈婕就这样说着走进大堂。

宋谦就杵在大堂中间,活生生一个人,却被完全无视。

也是,在曹甯和陈婕看来,这就是个陌生人。当然,一看就像是酒店的服务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杵在大堂里。

就在这时,门口的迎宾朗声道:“董事长好,董事长夫人好!”

“......”

曹甯抽搐着嘴角回头,果然看到了曹相荣和沈淑琴。随后,她愤愤的看向陈婕,陈婕却回避了曹甯的目光。

这是圈套!这绝对是圈套!

曹甯恍然大悟!

说的好听“你的决定我都支持”“我不会出卖你”“只是办个生日宴会”,其实就是把自己骗过来。

“甯儿!”沈淑琴见到曹甯,眼前一亮,忙跑过来拉住她的手。

“妈。”曹甯轻喊了一声。

随后曹相荣也走上前,开口便是:“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句:“小金,把小姐绑回去!”

绑?

宋谦愣了愣。

似乎,大概,也许,最开始的剧情差不多是这样。曹甯因为不愿意嫁给林家豪而逃婚出来。难道在这个时候就被抓回去了?那之后不就跟自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吗?

这是整个故事真实的开端和结局吗?

果然,下一秒,毫无存在感的金成武就出现在了曹甯面前。

他是保镖,曹相荣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于是上手就要把曹甯扛起来。

“别碰我!”曹甯冲着金成武大喊道,“你要是碰我,我就非你不嫁!”

“......”

若只是前面三个字,金成武会完全无视,因为董事长的命令大过小姐的命令,他应当服从董事长的命令。但后面这话什么意思?非自己不嫁?

这......

本就老实巴交还正宗童男的金成武,瞬间脸红得像基围虾。
正文 第960章 醒来,黄粱一梦?
我的搭档是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