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死也不告诉你

刘学斌的预感并没有错,因为此刻,江宇就陷在包围圈之中。顶 点 X 23 U S

周围,全都是拿着枪的人。

他不能动弹,他只要一动弹,他的命就没了。

陈深站在这些保镖的身后,冷笑一声说道:“真是没有想到呀,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原本这个圈套是为了孙正恩设的,没有想到,最后跳进这个圈套里的人,竟然是江副县长。”

他故作可惜地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才得意地哈哈大笑:“不过不瞒你说,江副县长,我想取你的狗命已经很久了。”

“这个世界上想要拿我命的人太多了,你想要拿我的命,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江宇淡定地说道,并没有因为自己已经深陷在包围圈,露出任何慌张的神色。

对于他来说,他已经见识过太多的大场面了,这样的场面,对于他来说,只是小儿科。

陈深笑道:“我知道你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但是,这么多人拿着这么多枪对着你,只要我一声令下,就能把你打成筛子。”

“哦——是吗?”就在这个时候,陈深的背后冷不丁冒出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

陈深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觉得大脑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抵在他的脑门上,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东西叫做枪。

他僵硬地转过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赶来的刘学斌,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肥胖的脸颊上挤出一抹谄媚的笑容:“刘副局长,您也来了。你们兄弟两人,还真的是情深意重,无论到哪里,都能见到你们的身影。”

“我们兄弟之所以能形影不离,你的功劳是最大的,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今天晚上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是吧?老江?”

刘学斌拿着枪,对着陈深的脑门。

其他保镖站在原地,没有老板的指令,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机械地拿着枪对着江宇。

“还不让他们把枪放下,”刘学斌说道,“还是说,陈老板,你想吃颗枪子,尝尝死亡的滋味?”

陈深说地:“刘副局长,你不用激我,我知道如果我落在你手里是什么下场,所以,我们还不如同归于尽!”

说完这句话,她整张脸变得极为狰狞,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杀了他呀,这么好的机会,不能再放过了。”

那些人听到陈深的话,立刻拿起枪对准江宇,刚要扳动扳机,却听到身后传来无数警察的声音。

“别动!”

“别动!”

“别动!”

“……”

看着及时增援的队友,刘学斌的脸上总算是流露出笑意,暗暗地舒了一口气。

这些人没让他失望,在他发出求救之后,立刻就赶过来了,总算是扳回一城。

“陈深,现在我让你看看,到底是谁把谁打成筛子。”

陈深苦笑一声,说道:“今天晚上,也算是在阴沟里翻船。”

刘学斌冷哼一声说道:“你根本就不是在阴沟里翻船了,你这是报应到了,上次让你跑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跑了。”

陈深听到这句话,反而一点都没有被抓的落寂:“看来,刘副局长对于一直没有抓到我这件事,耿耿于怀,现在终于抓到我,是不是觉得,总算是了了一件心事呢?”

“你还真的没有说错,”刘学斌拿出手铐,铐住陈深,冷笑一声,说道,“现在终于把你抓住了,我的确是了了一件心事,今年,也可以好好过年了。”

陈深颇为欣慰地说道:“可以成为刘副局长的一件心事,我还是感到很骄傲的。”

“骄傲?接下来等你的将是牢狱之灾,你就在牢里面慢慢骄傲去吧。”

刘学斌冷酷无情地说道。

听到刘学斌说的话,陈深却摇摇头,说道:“自从上次失败了之后,我活着的目的就已经不再是制毒贩毒赚钱了,而是如何打败你们两个人。”

说完,他微微挑眉,继续说道:“现在我入狱,表面上看的确是你们赢了,但是实际上,真正的输家是你们,因为,你们永远也没有办法从我的口中得知,我身后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你……”刘学斌意识到不对劲,连忙抓住陈深的下颚,但是,陈深的脸实在是太大了,他一抓,并没有抓到骨头,而是抓到了一把肉。

江宇也听到了两人之间的交谈,尤其是陈深最后一句话,完全就是在交代后事,他连忙转头看向陈深,却发现肥硕的陈深正在以一种绝美的姿势,缓缓地往后倒退。

他暗叫不好,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扣住了陈深的脉搏,一只手又连忙扼住咽喉处:“吐出来!”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陈深到底吃了什么,但是,他现在只能让陈深吐出来。

这个人还不能死,他身上还有很多秘密没有解开,所以,要死,也等他把身上的秘密都解开了,再死不迟。

陈深脸上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没用的,刚才刘副局长拿枪对着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是怎样的命运了,所以,我早已经把毒品注射进我的体内了。”

说话之间,他缓缓地摊开手,露出一只小小的针筒。

这种针筒,非常小,可以随身携带,也不易引起人的注意,所以刚才陈深进行自我注射的时候,他们才没有注意到。

“你幕后之人到底是谁?”江宇见陈深已经无药可救了,只好抓紧时间问道,“快说,到底是谁!”

当初他去美国,到底是谁在后面为他处理这一切。

一定是有一个神秘人物,一直在帮他,否则的话,他绝对不可能安全地回来。

陈深看着他这么着急的样子,得意地说道:“哈哈,我就知道,你们都想知道我身后的人到底是谁,但是我就是不告诉你们,你们就尽情地去猜吧!反正,我马上就要死了……”

就算他死了,他也要带着秘密离开这个世界,绝对不会告诉他们,他身后的人到底是谁。

就让他们去调查吧,反正调查到天荒地老,他们还是无法调查出他背后那个人到底是谁。

因为这个人的身份实在是太敏感了。

江宇见她如此得意,冷笑一声说道:“哼,陈深,别以为你死了,我就不知道你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陈深将所有的力气都用来说话:“你不用对我使用计谋,无论你怎么激我,还是跟我说软话,我都不会告诉你,我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哈哈,江宇,你就别白费心思了。”

说到这里,他开始剧烈咳嗽,咳嗽了好几声之后,仍然控制不住继续说道:“我跟你之间,来来回回斗了好几次,但是,每一次我都是落于下风,这一次,我终于占了一次上风,所以,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告诉你,我背后之人到底是谁。”

他一连说了好几个绝对,显然是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带着秘密而死。

江宇看着他的样子,觉得有些可笑地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这个人是谁,而且,我很乐意跟你分享,这个人到底是谁。”

陈深非常有把握的说道:“江宇,你就不用刺激我了,我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我背后之人是谁……”

他话还没有说完,江宇就特别笃定地说道:“潘宇峰。”

听到这三个字,陈深愣了一下,他的嘴角抽了抽,不敢相信江宇一下子就说出了他背后之人到底是谁。

他艰难地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不……不……不……”

他越说呼吸越急促,到了最后,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江宇。

“不……”

他嘴里还在呢喃着不这个字,但是,力气却越来越弱。

江宇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看着即将去世的陈深,目光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冷。

这个残害过无数人的毒枭,在这个夜晚之中,就这么死去了。

而在此之前,他还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带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但是,这个秘密早已经在他得知孙正恩和陈深的关系之后,被一一勘破了。

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潘宇峰把清水县当做他的后花园,退路,而就在这个时候,陈深却让孙正恩停止了游泳馆的建设工作。

陈深这个人,所有的行为都有迹可循,他这么做肯定是有目的的,而在他说出潘宇峰三个字的时候,陈深表露出来的表情,也说明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并没有说错,潘宇峰真的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陈深。

当初,他能逃到美国,这个人功不可没。

自以为带着秘密的陈深,抬起的手重重地摔到了地上,随着刮过来的一阵清风,一起埋葬在了时光之中。

他死了。

就这么死了。

刘学斌看着已经没有气息的陈深,有些不敢相信,他追逐了大半年的人,就这么死了。

原来人死了之后,真的像是孤灯一样,就这么灭了。

他抬起眼眸,看了一眼江宇,说道:“他死了。”

江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道:“是的,他死了。”

死了,再也不会作恶了。

但是,恶却不会因为他的死亡,消失在这个世界,一个恶人死了,会有前仆后继的恶人站出来。

不过,江宇的唇角边挂着淡淡的笑容,因为他完全不担心。

光明,就在黑暗的前面,很快,便会到来。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死也不告诉你
女神的贴身医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