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什么才是气节

听到江宇这么自信,周礼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竟然觉得,江宇一定可以说服周老。m.x23us.com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毕竟,父亲把气节看得比什么都重,怎么可能会答应这无礼的要求呢?

他摇摇头,无法理解自己大脑到底在想什么,于是干脆叫来司机,让他准备车子,前去监狱。

这一次去看望周老,比上一次简单多了。

他们只是说明了来意,警察立刻就带着他们去见周老。

江宇再一次看到周老,发现他跟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差别,仍然是精神奕奕的,真的就跟普通老头一样,住在普通的公寓,每天过着清闲的日子。

换做任何人,如果不是在监狱里面见到周老,都会觉得他只是一个普通老头。

周老见到江宇,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说道:“你还没有走?”

江宇笑道:“周老没有离开这里,我又怎么会离开枫叶国呢?”

周老的脸上露出浅浅一笑,无甚所谓地说道:“其实我出不出去,已经无所谓了。”

江宇却凑近了周老,看了一眼周围的监控,发现监控是关着的,看来,克罗姆早就让人提前做了准备。

“周老,现在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救你出去,不过,需要你的配合。”

周老的眼眸亮了一下,但随即就像是被摁灭的灯一样,一片灰暗,他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我不出去。”

他已经到了这把年纪,早已经明白,出去,是要付出代价的。

江宇见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就拒绝,回头看了一眼周礼。

周礼耸了一下肩膀,似乎在说,“看吧,我没有说错,这些老一辈,都是这么固执的。”

江宇轻笑着,转过头说道:“周老,你还没有听我说条件呢?”

周老说道:“不用,我不用听你说条件,就知道让我出去,肯定没那么简单,小江,我这一生,是为中医而生,如果最后我能为中医而死,我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说完,他缓缓地合上了眼睛。

江宇说道:“其实这个条件很简单,只要你……”

他把克罗姆的条件,转述了一遍。

坐到他对面的人,仍然闭着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起伏。

也许对于他来说,沉默,便是最好的反抗。

江宇见他不说话,又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周老身后的警察,招了招手。

警察迟疑了片刻,想到上头的交代,还是走到了江宇的身边,粗声粗气地问道:“什么事?”

江宇示意拿出钱。

周礼立刻拿出钱,递给警察,轻声说道:“这位同志,麻烦你通融通融,我们想单独跟我父亲聊聊天。”

警察伸出手,掂了掂周礼手中的重量,满意地点点头,走了出去。

反正,上头早已经说过,要无条件满足这两个人的要求。

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既然上头是这么安排的,那就按上头的来呗。

反正,吃亏的又不是他。

见警察终于走了,江宇低声说道:“周老,这里的监控是关着的,也就是说,我们有五分钟的独处时间……”

说完,他压低声音,抓紧时间把自己的计划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周老。

周礼则一直在观察外面有没有人偷听。

听到江宇说的这些话,周老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说道:“我就算是死,我也不可能给克罗姆跪下,小江,你回去吧,我就算是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生命和气节,虽然同等重要,但是在有的时候,气节要比生命更重要。

他可以不要命,但是他不能不要气节。

江宇微微皱眉,他早已料到周老会这么说,于是他说道:“周老,我知道你把气节看得比什么都重,但是,难道比起中医来说,气节比中医都要重要吗?”

听到这句话,周老仍然是面无表情地说道:“小江,你不会懂的,如果外界知道我要给克罗姆下跪,那就相当于我已经认输了,我就算是咬着牙,就算是葬送了这条命,我也绝对不会给他下跪的。”

“是吗?”江宇忽然冷笑一声,嘲讽道,“在我还没有来之前,所有人都说你是中医大家,但是现在看来,你根本就不是中医大家,而是气节大家,气节对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中医并不是最重要的!”

正在观察外面是否有人偷听的周礼,听到江宇这顿冷嘲热讽,顿时想要反驳江宇。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原本一直面无表情的父亲,在听到江宇这句话之后,脸上却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你说的对呀,气节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江宇的语气软了几分,继续劝慰道:“周老,你死了,确实能够保全气节,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死了之后,中医在枫叶国会变成什么样子?死,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如何活着,才更能看出一个人的气节。”

周老的脸上出现了松动的表情。

江宇继续说道:“死,的确也是一种令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节,但是,不死,也是气节,是卧薪尝胆,是像韩信一样敢于忍受胯下之辱,所以,就看您怎么看气节这两个字。”

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也有灰色地带,所以,气节也并不是死不死就能看出来的。

听到江宇说的这些话,周礼也有些动情地说道:“是呀,父亲,您想想,要是您真的走了,中医该怎么办?”

周老可谓是中医的灵魂人物,如果在这危难之际,他死了,也等于整个中医都崩盘了。

周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半晌才说道:“唉,我真是白活了这半辈子,到头来,竟然没有你这个20多岁的小娃娃活的通透,好好好,一切都按照你说的去做,不过,我还有一句话,想要对你说。”

江宇说道:“周老请说。”

“等我出去之后,一定要让我好好感谢你。”说完,他对周礼说道,“让外面的人进来吧,我想好好休息休息。”

周礼看着父亲的背影,虽然他答应了江宇的条件,但是看着他一瞬间沧桑的表情,他还是有些心疼。

“父亲。”

周老摇摇头,表示他现在不想说话。

周礼无奈,只好看了一眼江宇,在等到江宇点头之际,他才走到门口,对站在门口的人说道:“进来吧。”

站在门口的人看了眼周礼,走了进来,发现三人各自站在一个位置上,成了三庭对抗的局势,他皱了一下眉头,嘟囔道:“走吧!”

江宇和周礼最后看了一眼周老,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警察局。

等他们两个人离开之后,看守周老的人立刻给杰克森打电话,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告诉了杰克森。

杰克森问道:“那他们在里面的时候聊什么?”

这人挠着头,努力地回忆了半天,才尴尬地说道:“那个……杰克森部长,真的很抱歉,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们用的是中文,我……我听不懂。”

“那总是有录音的吧?”杰克森一听,压着怒火问道。

那人沉思的片刻,才摇摇头说道:“没有,按照您的吩咐,我连监控都没有开。”

听到这句话,杰克森立刻气得摔掉听筒,对身边的克罗姆说道:“那个蠢材,竟然也没有录下这些人到底说什么,呵呵,这下好了。”

克罗姆微微一笑,抚摸着杰克森强有力的肩膀,说道:“杰克森部长,您别生气,何必为了这蠢才生气呢,再说了,这可是我们的地盘,就算是这些人想要翻出浪花,还要看我们给不给这个面子。”

听到克罗姆的话,杰克森总算是露出笑意:“这倒是,这里毕竟是枫叶国,就算是那个年轻人想要做什么事情,也无法逃出我们的手掌心。”

两人正在说话,克罗姆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心中顿时一喜,抬起头看向杰克森,说道:“看来,是他打来的电话。”

说着,克罗姆将电话放在桌面上,并没有接起电话。

杰克森有些不解地看向克罗姆,问道:“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克罗姆说道:“杰克森部长,现在是这些人求着我们办事,为什么他们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就一定要接电话呢,哈哈,就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耐心和诚意到底有多少吧?”

说完,他继续跟杰克森谈笑风生,丝毫没有要接电话的意思。

江宇拿着手机,等了半天,仍然没有听到对面传来手机主人的声音,他按了挂机键,把手机放进口袋里面。

周礼一直看着江宇,此刻见他直接把手机揣进口袋里,更是?!不解地问道:“你不给他打电话了?”

克罗姆现在就是拿着捏着,要是江宇不主动联系他,克罗姆是绝对不会主动联系江宇的,所以……

他现在不就是想着,让江宇给他打电话吗?

要是江宇不给他打电话,岂不是不能满足他变态的心理需求?

要是不满足他的变态心理需求,那克罗姆会不会不放过家父?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什么才是气节
女神的贴身医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