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七十二章 还是晚了一步

电话来的真是及时,正好解了尴尬。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直接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立即传来声音:“市长,整个移交工作很顺利,手续也齐全,张鹏飞已经跟他们回了拘押地,现在应该审问上了。”

“那就好。”停了一下,楚天齐又问,“你先前说他们提供证件是省厅的,那么到底是哪个部门?”

“出示证件的人是督察室副主任,其余那几个都是经侦队的。”对方给出回复。

“经侦队……”迟疑了一下,楚天齐道,“有其它情况吗?”

“没有了。”

“那先这样。”

结束通话,楚天齐又叨叨起来:“经侦队,经侦队……”

“经侦队怎么啦?”夏雪问。

“听着怎么这么耳熟。”楚天齐仍然一副疑惑神情。

“当然熟了,哪里没有经侦队?”调侃过后,夏雪忽的又道,“对了,你是怎么到的现场,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虽然是好心,虽然是暗中保护,可楚天齐也不能捅破这事,便含糊的说:“你相信第六感觉吗?”

“第六感觉?”夏雪微微皱眉,疑惑不已,“不能吧?你能知道我遇到危险,能和我……和我有心理感应?”

“我就是感知到你有危险,才火速赶去的。”此时楚天齐也只能顺着这么说。

“啊?那你……我,这么不好吧,对俊琦太不公平了。”夏雪语无伦次,脸颊飞上红晕,还低下头去。

楚天齐苦笑着轻轻摇头,赶忙做着进一步说明:“怎么就出来‘不公平’一说了?实话跟你说吧,自从张鹏飞一跑出来,俊琦就跟我讲,要我防着张鹏飞,也要我的朋友们防着。她还尤其提到了你,让我对你的安全重点关注,我也一直注意着你的安危。今晚我做了个梦,梦见咱们正在开会,就有几个蒙面人闯进去,把你带走了。从梦里醒来,就感觉你有什么事,那种第六感觉特别强烈,我便直接赶来了。”

夏雪“哦”了一声,轻轻的说:“天齐,谢谢你,谢谢你和俊琦。”

楚天齐暗暗好笑,却也暗中提醒自己:一定要和俊琦讲清楚此事来龙去脉,省得到时把话说两岔,也省得俊琦多心。

“诶,不对呀。即使你感知到了我有危险,又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该不会是你把我定位了吧?”夏雪眼中满是惊讶和质疑。

“哦,你说这个呀,嗨,也是无巧不成书。”楚天齐打着哈哈,脑子快速转着,终于又想到了说辞,“今天晚上在家看电视的时候,有人打电话,说是好像在山庄看到了你,还问我是不是也在,他这两天也跟咱们一同参会。我这才知道你在这,就径直奔来了,恰好省厅也向我通报了消息,说是张鹏飞可能在这,自然就把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还好碰巧了,否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夏雪既庆幸,也不无后怕。

既担心对方继续追问,时间也确实不早了,楚天齐又说了其它一些话题,但站起身来告辞。

夏雪迟疑的说:“我,我怕。”

“怕什么?这里是市中心,到处都有监控系统,又有保安和服务人员。再说了,张鹏飞已经落网,不可能再跑出来了。把心彻底放肚里,安心休息吧。”楚天齐说着,迈动了步子。

夏雪再提疑问:“诶,不对。就算你说的那么巧,可你们怎么就直接找到了山上,又怎么能够径直发现……”

“叮呤呤”,铃声再起。

好,电话来的太及时了。这样想着,楚天齐取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立即传来声音:“老师,我已经了解清楚了,赶到现场的警力是魏副厅长调度的。”

“魏……你确定?”楚天齐急道。

“确定。”对方回复很肯定。

“你跟周厅长说了吗?”

“还没有。我一知道消息,就先告诉的您。”

“马上向周厅长汇报。”

迅即结束通话,楚天齐直接拨了另一个号码。

“嘟……嘟……”,回铃音响了好大一通,没人接听。

只到楚天齐拨打第二遍时,里面才传出声音:“楚市长,有急事吗?”

“刘厅长,这么晚,打扰了。”简单致歉后,楚天齐直接道,“刘厅,我觉得魏副厅长……”

听完楚天齐讲说,对方马上道:“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你怎么不……我知道了。”手机里声音到此,戛然而止。

“你休息,我还有事。”回头打了声招呼,楚天齐快步离开了屋子。

……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夜晚,也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从雁云宾馆出来后,楚天齐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和岳继先坐在越野车上探讨事情,等待进一步的消息。

三个小时前,就在楚天齐解救下夏雪不久,山下警察也上了山,与岳继先的属下队员见了面,接管了二次被抓的张鹏飞。似乎人们达成了默契,警察没有细问,队员小伙子也没有细说,而只是把张鹏飞交给了对方,队员还跟着护送到了看押地点。

而就在与警方接头之前,楚天齐早已带着夏雪,从一条僻静小路下了山。

在警车到达现场之前,岳继先早把那辆黑色越野悄悄开到一处隐蔽所在,也就是与楚天齐约定好的下山之处。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现场,就好似楚天齐从没到过那里,甚至根本就不知道那里的情况一样。但楚天齐也清楚,只要对张鹏飞一提审,那么自己到现场的事自然就公开了,自己需要思考的是如何讲说此事。

就在楚天齐刚刚想好讲说方式时,却接到高强电话,知晓了警察因何能够赶到现场,也意识到了期间的危险。他除了嘱咐高强立即向周子凯汇报外,还亲自给省公安厅刘厅长打电话,讲说了自己的分析。

刘厅长听说后,非常重视,亲自部署相关事项。

自打完电话,楚天齐就在车上等着消息,分析着可能发生的状况,也在思考着自己要怎么做。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楚天齐直接接通:“刘厅长。”

“还是晚了一步呀。”手机里语气很沉重,接着讲说起了详细情况。

听着对方的叙说,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也在暗暗自责,责备自己想的太多,应该早向刘厅长反馈才对。

可能是感受到了楚天齐的情绪,对方讲说完后,马上宽解道:“楚市长,感谢你呀,若不是你及时提醒,说不定情况会更糟糕。哎,厅里好多人也不会一无所知,只是人们出于各种考虑,都没有言说,我自己也太麻木了,一些举措安排也有失当。借着这个事项,省里整个系统也该好好反省、学习一下了。”

再次表达谢意后,对方挂断电话。

放下手机,楚天齐缓缓的说:“晚了一步呀。刘厅长说,刚刚他让人去到魏公亚家,魏公亚已经不知所踪,其它常去的几个场所也没有,肯定是跑了。和他一同消失的还有督查室副主任、经侦队副队长,就是出现场的那两个带队的。

只是监控录像显示,魏公亚在零点多就驾车离开省厅,直接驶出城区,进入了盲区,疑似奔向两省交界方向。督查室副主任、经侦队副队长离开时间要晚,是凌晨两点多,就是刚把张鹏飞带回时间不长。这两人是一同离开的,奔去的方向与魏公亚一致,不知是否要到一起接头。”

“这么说,他们是心中有鬼了。本来就是吗,受害者没有报警,我们也是秘密出动,那么警方获知现场消息只能是从张鹏飞那里。至于如何获知,那么只有张鹏飞和魏公亚知道了,魏公亚正是基于这种担心,才派人去‘抢’逃犯的。”说到这里,岳继先轻叹一声,“哎,早知这样,张鹏飞就不该交出去。”

楚天齐摆摆手:“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再说了,我们也没有不交出去的理由呀。现在的关键是,如何逮住魏公亚等人。”

“对了,张鹏飞现在怎么样,他们没把他带走?”岳继先忽道。

“刘厅长说,张鹏飞还在监室押着,很快就会安排人员突审。”楚天齐停了一下,又说,“有什么不对吗?他们之所以不带他,应该是为了逃脱方便吧。”

“我怎么觉得哪不对劲呢。”岳继先依旧疑惑着。

“叮呤呤”,铃声又响了起来。

扫了眼屏幕,楚天齐立即接通:“高强,怎么样?”

手机里传来高强声音:“晚了一步,张鹏飞被下毒了。”

楚天齐就是一惊:“啊?怎么会这样?”

周强马上讲说着具体情况:“我和周厅长刚刚赶回厅里,刘厅就让周厅亲自指挥追拿和审讯事宜,由我具体经办审讯。我立即带人提审张鹏飞,可是当我们赶到监室时,张鹏飞‘扑通’一声摔倒了,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初步判断是中毒。现在正对他抢救,具体情形还有待观察。发生这事以后,我马上向周厅汇报,又紧急讯问了其他出警人员,有两人证实逃脱那二人单独接触过张鹏飞。并且在突查经侦队副队长的私家车时,在车上发现了……”
第两千一百七十二章 还是晚了一步
官涯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