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八十章 代理市长

新的一天开始。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早上八点多,沃原市委第三会议室便坐了许多人,全是市委常委和副市长们。其实本来通知的是九点开会,但大家都“积极性”很高,都想提前探知一下会议内容。

以往无论是常委会还是扩大会,大都会提前告知议题,也会给出一定的准备时间。当然也有特殊的,比如发生严重自然灾害,或是出现其它突发状况。

可今天明明没有听说自然灾害,也没有诸如大面积断水断电的事,更没听说哪个学校发生了食物中毒,但偏偏就在天刚亮便接到了开会通知。

事出反常必为妖,肯定有什么特殊事。

简单一想,人们便觉得肯定跟一人有关,肯定跟一事有关。

得出这个判断后,有人高兴,甚至兴奋的想要大喊大叫,即使现在尽量绷着脸,可那笑意却根本掩不住;有人则是担心,既替当事人,也替自己,担心墙倒屋塌砸伤自己;当然也有人真心替当事人担忧,担心其位置不保或受到处分;还有一部分人完全事不关己,就想着看热闹。

尽管人们对此事都很热心,有些人更想得到属实消息,但真正坐到一起后,却又不便问出来。不过越是这样,想要急切知晓答案的心情越急切,心里也越是倍感煎熬。

终于有人不再矜持,说了话:“今天这着急忙慌的开会,是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话音,人们都把目光投到发声处。

被人们这么一盯,刘一有些不自然,遂讪讪的说:“你们不是早上四、五点接的电话?难道就我一个接到的晚。”

“老刘,这不明知故问吗?你这排名那么靠前,都是天刚亮才接到电话,我们这靠后的还能早接?”邵明宇嬉笑着说。

刘一也笑了:“老邵,尽拿我打镲,咱俩不是挨着吗,我能有什么特殊?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明知故问,到底是什么事?我怎么不清楚?你给大家说说呗。”

“老刘,你可不要偷换概念,我指的是打电话的事,又没说开会。”邵明宇否认后,又问道,“确实今儿这会有点特殊,谁能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就别装了,这几天省里都传遍了,你能不知道?”

“什么传遍了?我没听说呀。”

“装,还装,谁不知道?大伙都知道吧。”

邵明宇、刘一二人一唱一合,既都想挑破,又不想承担说话的后果,便互相扯扯起来。

其他人则一声不吭,各怀心思的听着。

“咔咔咔”,一阵女式皮鞋声响起,夏雪进了屋子。

现场的“对口”适时停下。

与邵明宇对望一眼后,刘一看着夏雪说:“夏秘书长,今天通知的这么急,是什么会呀,能否提前透露一下内容,我们也好准备准备。”

“你问我吗?”夏雪转过头,反问之后,又说,“找错人了吧?这是市委会议,我不过是来打杂倒水,怎么知道?”

被女人当众噎了,刘一脸上有些挂不住,却又不便发作,只能在心里骂了句“骚*,装什么装,怕是心都碎了吧?”

随着夏雪的到来,刘一、邵明宇的“讨论”也就没再继续。

陆续有人到来,全都一声不吭的坐下,却又不时偷*窥着别人的神情。

八点五十五分,楚天齐走进屋子,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屋子里气氛又是一变,人们的目光也全都集中的楚天齐身上,但却不是那种正大光明的看,而是偷偷摸*摸的瞟。

人们注意到,楚天齐神情严峻,眼窝较深,眼圈有些发暗,脸色也不太好看。

看到楚天齐这个德性,刘一心里乐开了花:姓楚的,你也有今天,真应了那句话“露脸和现眼只差一步”。

邵明宇同样心情酸爽:怎么样?天作孽犹可为,人作孽不可活。太狂了,狂得都没了边,早晚有这一天。不是不报,时辰不到;时辰一到,立马就报。

其他人等也是心思各异。

无论幸灾乐祸也好,还是无比同情也罢,但几乎屋里人全都看衰了楚天齐,觉得他这次是栽大跟头了。

差两分钟的时候,市委副书记也到了。除去近一段缺勤的韩鹏程外,就差市委书记吴嘉霖了。

人们偷偷看着时间,也不时望向门口。

九点了,

超过十分钟了,

吴嘉霖还没有来。

肯定是有事了,事情严重了,怕是上面也要来人吧!人们都竖起了耳朵,睁大了眼睛,想要听一听、看一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时刘一、邵明宇等人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脸上也忍不住满是笑纹,只不过尽力低着头,尽力不使自己笑出声来而已。可如果一直这样憋下去,只怕会憋出个好歹来。

……

幸灾乐祸的何止刘一、邵明宇?明若阳早已在千里之外乐不可支,而且是不加掩饰的哈哈大笑。

“老常,高,实在是高,哈哈哈……”对着电话刚说了两声,明若阳便笑了起来。

“阳哥,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毕竟结果还未最终揭晓。”电话里说的很是谨慎。

明若阳大咧咧一挥手:“现在人都等着呢,马上就宣布,没准已经宣布了。我现在就在想,省里会对姓楚的如何处置,免职、降职?还是直接组织处理?姓楚的听到宣判以后,会面如死灰,还是强作镇静呢?高,老常这招‘暗算无常’实在高,真是杀人于无形,舆论的力量太厉害了。”

对方也不再客气,转而奉承起来:“主要是阳哥高瞻远瞩,我不过是做了点现成的事而已。”

明若阳又开心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彼此彼此。”

……

怎么还不来?

时间已经九点半了,市委书记吴嘉霖还没有到。

大概是省纪检部门的人还没到,还在等吧。几乎所有人都坚信是这样的原因,但心态显然大为不同。

“噔”、“噔”

脚步声响起。

人们立即条件反射的支起了耳朵。

一个人,

不对,两个人。

果然来了人。就来一个呀?其他人肯定在电梯口等候,车上也肯定有人,得防着某人逃跑呀。好几人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噔”、“噔”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噔”、“噔”之后,脚步声暂停了一下。

“吱扭”,屋门推开。

人们的目光全投了过去。

屋门开处,果然是两个人。

吴嘉霖当先走进屋子,他的秘书紧随其后,屋门随即关闭。

不对呀,外面来人呢?人们为自己的判断而疑惑,也在各自找着理由。

在人们目光注视下,吴嘉霖气宇轩昂的来到主位坐定。

秘书把水杯、文件袋放到桌上,坐到了后排靠墙位置。

抬手看了看表,吴嘉霖轻咳两声:“咳,咳,让大家久等了。我之所以来的晚了一些,是在等这个。”

在人们目光注视下,吴嘉霖从文件袋里取出一页纸张来。

什么?那是什么?人们都睁大了眼睛,近处个别人更是伸长了脖子。可是人们什么都没看到,因为吴嘉霖随即便用文件袋盖住了。

环视一周之后,吴嘉霖收回目光,严肃的说:“同志们,开会。今天召开市委扩大会,时间通知比较紧急,主要是有重要的事情宣布。希望大家认真听讲,深刻领会,坚决贯彻执行。”

废话,能不认真听?指定坚决执行,上级决定嘛!刘一、邵明宇等人已经在心中腹诽着。

其他人同样也在内心催促:快点宣布吧。

吴嘉霖不紧不慢的拿起纸张,说道:“这份文件,是省委组织部刚刚发来的,委托我来宣读。”

快点吧,便秘呀?刘一、邵明宇早已等不及,已经在暗骂吴嘉霖了。

吴嘉霖双手捧定纸张,宣读起来:“决定。经**河西省委组织部研究,报河西省委批准,决定由楚天齐同志代理沃原市政府市长,由……”

什么,什么?人们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会这样?

刘一、邵明宇傻了眼,面面相觑,眼中满是狐疑和不解。

市委副书记则是脸色胀*红,心中忽凉忽热。

还有人则心中一松,脸上带出笑意。

人们在体会着不同心情时,却又在疑问:为什么?韩鹏程怎么了,去哪了?

有人更是下出了这样的结论:韩鹏程这么长时间不露面,肯定是进去了。

此时吴嘉霖已经宣读完毕,做起了解读:“这个决定既是省委做出的,也尊重了韩鹏程同志意见。近期韩鹏程同志病休,便已多次建议,由楚天齐同志暂代市长职务,现在省委终于通过了这个决定,真是可喜可贺。让我们大家鼓掌,对楚天齐同志表示热烈祝贺。”

“啪”、“啪”,“哗”,

掌声响成一片。

此时,有人乐开了花,心里乐,脸上也乐,毫不加掩饰。有人则是心中一凉到底,心里要多苦有多苦,远比吃黄连苦上多倍。

“可以了,可以了。”吴嘉霖抬手示意掌声停歇。然后笑着看向楚天齐,“天齐市长,省委如此器重,鹏程同志这么推荐,你做一个表态吧。”

“好的。”应答一声,楚天齐起身致谢,然后坐下来,面色严肃的说,“感谢组织关怀,感谢吴书记、韩市长推荐,感谢同志们支持!能够代理市长职责,既感十分荣幸,更觉责任重大,我一定……”
第两千一百八十章 代理市长
官涯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