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马大少爷的求生欲

在这之后的事情,和郭同和马乐想的差不多。顶 点 X 23 U S

要知道当今皇帝颜易膝下有七子,属颜长歌最受他的宠爱,再兼颜长歌是他的嫡长子,占据了名分大义,深得那些看重礼法规矩的大臣拥护。

可以说,颜长歌如今虽名义上还是普通皇子,但实则朝堂中的众人甚至于民间,都已然拿他当太子看待。

这样一个只要不出意外,注定前途无量的未来东宫太子爷,连马晋、蔡阳这样的朝堂大佬都得敬其三分,不敢得罪。

李庆一个无职无权的国舅爷,敢和其叫板,下场可想得知。

这边李国舅乘着担架还没回到自家府上,就被颜易派来的禁军截住了,紧接着,一顶顶目无王法、仗势欺人、藐视皇子、当众斗殴的帽子直接就扣到国舅爷的脑袋上。

当时正在捂着脸琢磨如何日后报复郭同的李庆,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如狼似虎的禁军从担架上拽下来,反手一扣,堵住口舌,直奔刑部大牢而去。

…………

拥有姐姐李妃和外甥二皇子两位贵人罩着李庆,虽然看似势力惊人,实则全是纸老虎。

和郭同过上两招还行,一旦碰上大皇子颜长歌这样的硬茬子,李国舅直接就被打出原形。

刚开始,李庆还仗着身份,冲押解他的禁军以及刑部大牢的狱卒大喊大叫,语出威胁,在押送禁军取出颜易命他们抓人的圣旨后,李国舅当即就萎了,口中呐呐而不敢多言。

直到后来见禁军离开,他才敢掏出随身的银票贿刑部大牢狱卒,求其去家中报信,而后李家派人探望,告知了李国舅他被抓的因由。

其实过程很简单,大皇子颜长歌在进宫之后,便借着向父皇禀报外出见闻时,“顺便”将同德园发生的事情也一并告知了颜易,

当然,颜长歌的话里面肯定有所加工,明显的更有利于郭同方,而李国舅自然而然就成了一个仗势欺人的丑恶权贵。

其实,这也不是颜长歌故意抹黑,某种程度上李庆就是这个形象,只不过他这个丑恶权贵此番倒霉些,还没来的及散发丑恶,就被两茶壶、茶盏砸了回去……

………

对于颜易来说,李庆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舅子,甚至于要不是看在其姐李妃为自己诞下一子的面子上,颜易都未必认李庆这门亲戚。

所以,在听到自己最信任的儿子颜长歌汇报李庆这厮,仗着国舅身份在外面狐假虎威,为非作歹,欺压良善,泰光皇帝几乎没有丝毫怀疑就信了。

一则是颜易相信自己这个最优秀的儿子不会蒙骗自己,起码不会凭空捏造,混淆是非,其说李庆种种不是,必然有所根据,二来嘛,颜易以前也或多或少的听过李庆在外边的浪荡名声,知道自己这个便宜小舅子不是什么好玩意。

所以,一向反感宗室皇亲欺压百姓的颜易,听到这李庆敢顶风作案,顿时颇为恼怒的,二话不说,颜易便下令禁军捉拿李庆,押入刑部大牢,另着刑部、顺天府勘察其事迹,若有违法犯罪处,悉数按律惩处。

………

待李国舅从家里得知此事经过后,直接懵逼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未来太子爷,竟让其不顾“欺压兄弟”的评价,亲自向颜易告他的状。

同时,更让李庆恐惧的是,颜易竟然下令让刑部勘察他的事迹,表示如若发现罪行,按律惩处。

要知道,虽然李庆不是那种太爱惹祸的的混世魔王,但能在京城搏出一个浪荡的评价,其底子自然也不会干净到哪去,腌事一大堆。

如若全部被刑部抖落出来,推出去砍头可能谈不上,但判个充军流放绝对绰绰有余。

天知道他明明是去同德园找茬挑事的,结果茬没找成,反而挨了两茶壶不说,现如今还深陷大狱,并时刻有充军流放恐怖后果。

一想到这些,李国舅总有抽自己两巴掌的冲动………

…………

李庆的悲惨遭遇,马晋并不知晓,甚至其要不是颜长歌派人同他打了个招呼,他都不知道自家徒弟开业开的这么热闹。

命人叫来马乐,马晋又就此事同儿子做了一番分析,以父亲的身份教导其做人做事。

马晋一向以为,不怕孩子做错事,但要让其认识到自己错的地方在哪,吸取教训,以防在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虽然摊上马乐这个混蛋儿子,马晋的这个用心教导作用寥寥,同一个错事,马大少爷做的经常不止两次(具体请参考殴打皇子之事)

但马晋还是死性不改,每次马乐做了什么事,他都要拽着儿子讨论分析,乐此不疲的散发着自己的父爱。

从这点上看,马乐屡教不改的病因可能出于遗传………

………

转眼间,一个时辰的说教完毕,马大少爷已然是面如土色,身若筛糠,而始作俑者的马晋,确是神情惬意的端起茶盏,小小的抿了一口后,面带笑容的向自己儿子问道。

“爹给你讲了这么多,可有什么感想?”

马乐心中都是牢骚,但嘴里吐出的话却透露着满满的求生欲:“听了爹的教导,儿子真是懂了好多好多的道理,那叫什么来着,对了,恍然大悟,茅厕顿开……”

“是茅塞顿开,说了多少遍,先生教你的时候多认真听,私底下也用用功夫。

你爹我怎么也算是个文坛名士,你小子连个成语都说不利索,真是虎父犬子。”

马晋起先还笑眯眯的听着儿子的奉承话,直到那句震耳欲聋的“茅厕顿开”,着实把他气的不轻,忍不住开口吐槽起自家儿子的文化积累。

马乐没想到自己一个不慎,竟被自家老爹逮住训的停不下来,心里气坏了。

他可才六岁啊,旁人家小孩在这个岁数,能认全乎字就已经被夸成神童了,自己却不但认全字还能说成语,已然是神童中的天才了好不好。

只不过说错了一个字,自家老爹就这么耿耿于怀,用的着吗?

心有不忿的马大少爷,着自家仍“喋喋不休”的老爹,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小胖手使劲一拍桌子,起身向马晋吼道。

“别说了,都是我的不是,爹您放心,回去我就抄一百遍,保证下回不会错了,您别生气了,气坏了身体儿子心疼…………”
第六百四十七章 马大少爷的求生欲
杂家宗师